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十年前的迷笛不插电,痛仰最伟大的摇滚现场

摘自:民谣故事 |2019-06-21 14:17|作者:王悦

文章摘要:痛仰在过去成军的二十年里,无疑是中国摇滚乐队较好的代表之一,从当年的硬核、雷鬼,到流行摇滚,痛仰的内在灵魂始终难以定格在某一瞬间,因为属于他们的标志性时刻,实在太多了。

首先,要声明:痛仰不是民谣,痛仰是摇滚乐。

他们是最纯粹、最真实、最现场的,中国摇滚。

民谣和摇滚从来都不分家,就像曾经的民谣鲍勃·迪伦,仅在一场新港民谣音乐节过后,就被爱之深、恨之切的歌迷们,硬生生地骂成了摇滚乐的代言人。

民谣和摇滚之间,在我看来,也不存在任何鄙视链一说。所以,当鹿先森主唱倍倍提及这一话题时,高晓松的回答很实际:

任何一种音乐形式都有较好的,也都有臭大粪。所以要说鄙视,也是针对那些臭大粪来的。

痛仰在过去成军的二十年里,无疑是中国摇滚乐队较好的代表之一,从当年的硬核、雷鬼,到流行摇滚,痛仰的内在灵魂始终难以定格在某一瞬间,因为属于他们的标志性时刻,实在太多了。

所以,当马东问及主唱高虎,这些年痛仰的灵魂变过吗?

高虎回答的是:哪个呀?

马东又问:你们这20年间就没出过什么事吗?

高虎更是直接了当,一句“那必须的”,反而把马东“怼”得没敢再问。

既然说到了这儿,就得把《乐队的夏天》没说的说完:过去这些年,属于痛仰的关键时刻,估计得包括成员田然离队、签约摩登天空、经纪人齐静离队等。

说回《乐队的夏天》,痛仰作为节目第二期登场的较大腕儿,却不是当晚的较大亮点,初出茅庐的九连真人用炸翻全场的表现,近乎成为节目组和全网热捧的新宠。

这似乎也验证了摩登天空老板沈黎辉的那句:我希望新乐队能把这些老的都干掉。

但是,想干掉痛仰谈何容易?谈到这里,就连年轻气盛屌天屌地的盘尼西林主唱也得认,“这东西没办法,还得时间沉淀。”

说起痛仰的沉淀,成军二十年的时间虽不是中国乐队里最长的,但足以传为摇滚乐的佳话,供乐迷们慢慢回味和分享。

痛仰的摇滚乐是永远属于现场的,他们也始终在用行动证明,巡演才是检验乐队实力的较好办法。

要知道,早在南京市民开启全国巡演前,痛仰早已把属于他们的百城巡演,带进了中国不少的三四五线城市。

如果一只摇滚乐队能被称为“伟大”,他们总要有几个伟大的现场,来支撑起乐迷们众口不一的谈资。

那么,属于痛仰的伟大现场,就不得不提2010年迷笛音乐节上,那一次持久难忘且不可复制的出色不插电现场。

当时,现场灯光因故突然报销,一时间,舞台与看台全部笼罩在黑暗之中,正要演出的痛仰没有任何临时取消的意思,演出就这样在不插电的突发情况下继续。

舞台上有人打着微弱的灯光照亮了痛仰的乐手们,高虎再次拿起麦克风,开始放声高唱他们的歌:但请不要停止我的音乐。

 

2010年迷笛,痛仰不插电现场

所有台下的歌迷近乎都动起来了,有人开起了火车,人们围成了大圈,站在中央的人挥舞着大旗,中国摇滚乐最感人的现场,从来都没少过台下最动人的歌迷们!

痛仰的歌就这样一首首往下唱着,没有不和谐,没有吵闹声,只有全场大合唱,只有不插电的摇滚乐。

昨晚,我在微博上放出话题:当音乐节公布全阵容,看到了谁的名字能让你立刻决定买票,奔赴现场?

我想,这一次看过了痛仰十年前在迷笛不插电的出色摇滚现场,会有更多人把票投给痛仰,投给这支二十年间,始终在路上没有停歇,一直往南方开的中国乐队。

这就是真实的痛仰。这才是中国的摇滚乐。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