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主持人断层,资历深的老主持人不够用,能力有限的新人不能用

摘自:播音麦田 |2019-09-20 10:45|作者:播音麦田

文章摘要:其实是从央视到地方台都面临主持人断层现象,不是老人霸着位置不退啊,完全是新人真的扶不上墙。

新年已跨,春节将至,各大电视台又开始为主持人名单“啃手指”。

扫一眼各家在跨年时的主力阵容,便大可窥见他们“小春晚”的排兵布阵。湖南卫视跨年何炅、汪涵,浙江卫视跨年华少、伊一,江苏卫视李好、李响,北京卫视春妮、栗坤。

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人。与熠星更新换代长流水不同,主持界的“二八效应”明显。出色的节目主持人处于稀缺状态,20%资历深、作品多的“当家主播”受到广泛欢迎和普遍认可,并让受众形成了习惯性的口碑青睐。而剩下80%的主持人能力有限、压力较大,发展空间缩小。

为了应对危机,填补断层现象,湖南卫视在2018年录了选拔主持新人的《嘿!好样的》。节目的优胜选手李浩菲、马思超、刘承林、侯朋岩,在今年的跨年晚会上组成了“湖南卫视主持新生”。但所起到作用甚至不如沈梦辰等“天天四小花”抽奖,新人选拔已不能“救亡图存”。

一面是,何炅汪涵撒贝宁这三个一线主持神兽,既坐镇自家节目又跨界游走于各大网综。另一面是,主持新人全面覆灭,既没有可供试水的节目也没有接外活的资源。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大主持人的活多得接不完,小主持人没有节目只能转行再就业。在央视,敬一丹被返聘主持了《谢谢了我的家》,倪萍归来主持了公益节目《等着我》;在地方,凭着2005年《闪亮新主播》出道的吴昕和海涛,在何炅和汪涵映衬下,仍然像“代班”主持,十几年如一日保持着“新主播”的气质。

说好听点,是怀旧。说真话,其实是从央视到地方台都面临主持人断层现象。不是老人霸着位置不退啊,完全是新人真的扶不上墙。

中生代的吴昕尚且不靠谱,老资历的谢娜仍上不了大台面,新人要是强捧,不就同沈梦辰、伊一这样灰飞烟灭吗?

当家的70一代

无独有偶,当前解锁了电视节目、真人秀和网综的主持三巨头何汪撒,都是70后。他们既不会让你感觉到播音腔,又不会让人觉得油腻江湖气。关键是一人多用,无论是台里地位和商业价值都无可挑剔。

在何汪撒之前,中国电视主持人经历了明显的“美声时代”和“美色时代”。

美声时代的主持人选取标准是字正腔圆,契合80年代向上蓬勃的正直风貌。从这点上说,赵忠祥、宋世雄、虹云等走上主持人舞台,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如果说80年代以声音论英雄,那么整个90年代则以颜值比成败,妥妥地“美色时代”。兴盛一时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大赛,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大赛先后举办了四届,依次为“如意杯”(1988年)、“金士明杯”(1995年)、“荣事达杯”(2000年)、“厦新杯”(2003年)。

然而,从大赛脱颖而出的更多俊男靓女,与其说在从事主持工作,不如说充当了另一形式的演员或报幕员。一场节目下来,很难听到主持人自己的声音,被余秋雨称为“没有灵魂的傀儡式的主持人”。

2000年,撒贝宁在“荣事达杯”夺冠,标志着属于70后主持人的“才气时代”的到来。从《新闻调查》王志、《今日说法》撒贝宁、《高品质访问》水均益、白岩松《新闻会客厅》,到《开心辞典》王小丫、《幸运52》李咏和《天天饮食》刘仪伟等,涌现了一大批高品质主持人。

事实上,高品质主持人不是靠“比”出来的,而是靠“用”出来的。“才气时代”正值电视节目的黄金期,新节目层出不穷,领导开明敢于使用新人,而新人也各凭本事闯出一席地位。

目前活跃在荧幕前的各家主持台柱,基本都是“才气时代”的产物。无论是以节目带主持人,还是以主持人带节目,都是一种相互成全。就大众认知度而言,一个成功的主持人一出口,一定要让人不假思索的联想起一个节目的名字,才算成功。比如撒贝宁的《今日说法》、何炅的《快乐大本营》、汪涵的《天天向上》。

而他们三人身上最“灵光”的地方,是比同行更早地认识到了主持人身份的“不自由”。

撒贝宁在主持行业是不可多得的多面手,在不同类型的节目中游刃有余。主持法制节目时睿智冷静、鞭辟入里;主持娱乐节目时幽默、轻松;主持晚会时随机应变、伶牙俐齿。

但这种机变,是以牺牲自由为代价的。张绍刚总结为“小撒也会装,有时他要装正确、装宏大叙事、装对所有人表现出人文关怀等等,但他能在装和让人舒服之间找到合适的表达”。

汪涵更在《嘿!好样的》里直言不讳“主持人不要以为是靠说话吃饭的,我们是靠听话吃饭的。不要过分地迷恋观众给你的掌声,掌声让你误认为缺点似乎也变成了可以听到掌声的一部分。”

才气时代的主持人,普遍的情商高,尤擅救场。汪涵何炅救过的场,可以绕马栏山一百圈。撒贝宁说:“不是刻意要挡掉。而是我不能让别人尴尬。我天生就是个打圆场的人”。

擅长圆场听起来老成,可“才气时代”的主持人似乎生来就会。他们很难忽略周边的每一个人,他本人要成为群体中的角色,同时也不允许任何人遭遇放逐。正如跨年演唱会一路提点谢娜帮她遮掩的何炅,有着那个年代独有的大局观。

垮掉的80一代

相较于70一代的天赋与救场,80一代主持人似乎本能地垮掉了。他们忘掉了主持人“不自由”的诅咒,肆无忌惮的挥洒不该有的自信,强烈地释放与节目格格不入的气场。

如果说何炅、汪涵、撒贝宁最厉害的地方,是在主持里把自己“藏起来”,吴昕、沈梦辰、伊一最失败的地方,是成了全方位的“露马脚”。

湖南卫视习惯“以老带新”,2005年,以闪亮新主播大赛冠亚军身份进入主持行业的杜海涛和吴昕,进入《快乐大本营》与谢娜、何炅同台。但十几年过去,这场“以老带新”,变成了“家长拖大龄儿童”,毕业似乎遥遥无期。

刚加入“快乐家族”时,吴昕似乎与《快乐大本营》格格不入,主持时不够放松,模仿时羞于表演。如今再看,她似乎放弃了融入的努力,能够毫无羞耻心的游离在一整期节目之外。

今年的跨年时刻,没有台本可念的她,依旧置身事外,垂着脖子,从背后一望好像无头尸。团队里,杜海涛一直作为被调侃的对象,艰难生存。这些年主持功力没长进,自嘲和黑料倒是一大堆。可见这不是甘当绿叶的问题,是真的开不出花来。

2010年,湖南卫视主持人马可、李好、彭宇、李响接连转投江苏卫视,暴露了湖南卫视主持人培养的漏洞。该捧的不给空间,赶客的一个劲儿上节目,如今青黄不接试问谁之过?

就算是央视,似乎也没有找到董卿之后的女招牌。照理说,李思思参加央视三套《挑战主持人》时是八期擂主,央视主持人大赛也是个季军。可现在春晚都连续主持好几界了,还是没有得到硬糖君爹妈的首肯,“这个女娃太年轻了,镇不住堂子”。

互联网时代席卷,专业电视主持人的地位被逐步边缘化。这意味着本就缺乏锻炼机会的主持新人,成长的空间进一步被压缩。指望侧幕主持人伊一,在长期的报幕工作里变成董卿、杨澜、敬一丹,似乎太魔幻了。

而在一些真人秀中,如《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等。主持人在节目中不出画面,只需播读游戏规则,好给嘉宾较大的发挥空间。伊一让大家最熟悉的话,是“演员一秒入戏,随光看清心动演技”。

跨界主持人的出现,则进一步压迫“先天不足,后天畸形”的80一代。因为他们自带轻微的失控感,反而摆脱了专业主持人的束缚,形成独特的主持风格。《最强大脑》中的蒋昌建与《国家宝藏》中的张国立,莫不如此。

未知的90一代

所谓的80一代主持人,也并非完全垮掉。《好声音》的华少、《一站到底》的李好、《开门大吉》的尼格买提无疑是例外。然而他们并不能解锁所有节目类型,各大网综仍然更倾向在何汪撒里挑人。

他们试水网综,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何炅主持了《你正常吗》《奇葩说》《拜托了冰箱》,汪涵主持了《我们来了》《火星情报局》《野生厨房》,撒贝宁主持了《熠星大侦探》《放学别走》。

虽然对网综试水效果还不错,但汪涵表示电视这块阵地他也不会放弃,会一直坚守。他形容自己是两只脚分别踩着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两条船,主持人作为掌舵者要知道两只脚该怎么操作。无论是对于船,还是对于船上的人,均衡发展都是较好的结果。

有人认为传统节目主持人在新媒体的强烈攻势下集体沦陷,其实何汪撒三人的游刃有余恰好证明其巨大市场空洞。出于商业因素的考量,大体量网综不会让主持新人试水,这才变成电视网络处处何汪撒的“霸主”现象。

90一代的主持人里,央视惯常地让他们录一些冷门时段的新闻。让人关注的不是业务能力,反而是颜值。有让大家“早起看新闻”的李泽鹏,还有“神似刘亦菲”的王音棋。好在新闻一板一眼,闹笑话的可能性倒不大。综艺节目对主持人的要求就高了不少,代班谢娜的李浩菲就没少被骂。

白岩松在《渴望年老》中提道:“每天看着20多岁的俊男靓女,在电视屏幕上预报经济前景,纵论国家大事,我就体会着在大街上遇到卖假药的心情”。硬糖君也疑惑,为何现在大台的新闻主播都一水换上了整容脸?硬糖君对整容没意见,只是看到整容脸大浓妆播报国家大事,也难免有些被“卖假药的心情”。

新老断层的中间,隔着一条阅历的河流。而很多年轻的新人,其本身的阅历还无法由量变引发质变。通过网剧、网大这些低成本模式,年轻演员越来越获得了锻炼和成长的机会。那么主持新人又该如何成长呢?

一方面,硬糖君也觉得如今综艺节目投资大、主持人工作吃重,让年轻人少了独挑大梁的锻炼机会。但另一方面,明明被给了很多机会的某些人,也真是不争气啊——这让谁还敢用新人?

分享到:
栏目热文
  • 行业
  • 评测
  • 技术
  • 下载
  • 翻唱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