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为什么独立音乐人越来越多了?

摘自:音乐人网|2019-09-29 10:16|作者:音乐人网

文章摘要:在歌曲供应量剧增的同时,海量互联网用户涌入了市场。他们的行为,通过社交媒体、短视频APP等影响着音乐潮流,并最终通过音乐流媒体完成联动,改变着流行音乐的走向。

可能有一些朋友已经在新观微博上看过这个视频,“手机版”跟PC版有一丢丢不同,因为根据手机视频的尺寸做了一些内容上的调整,建议全屏播放。

这次聊聊“独立音乐人”,视频里提到一个词,众创时代。

我认为,“众创”是互联网音乐时代的一大特征。

关于“独立音乐”的两个故事:

1950年代,一个白人年轻仔本来是自己掏钱录歌为母亲贺寿,没想到被录音棚老板发掘,然后成为签约歌手,唱片公司出钱给他出唱片并宣传,还正好搭上了电视崛起的头班车,进而大红大紫。这个白人年轻仔叫Elvis Presley,人们亲切称呼他为“猫王”。

70年后,一个黑人小伙,花30美元买了只Beat,在家里创作了一首叫《Old Town Road》的歌曲,自己发布到网上,然后靠短视频传播红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个黑人小伙就是当下红透美国的Lil Nas X。

对比这两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音乐的生产、发行和传播的路径,已经大不一样。

Lil Nas X如今已经签约大厂牌,但在《Old Town Road》发布的时候,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独立音乐人”。

比Lil Nas X红得早一点的Billie Eilish,虽然不是“独立音乐人”,但她的首张个人专辑基本是在她哥哥FINNEAS的卧室里录制的。FINNEAS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卧室制作人”,他说相比去专业录音棚,他更喜欢在卧室里搞创作。

无论是Lil Nas X还是FINNEAS,都在享受时代的恩惠:音乐生产和发行门槛特有的降低,人人都可以玩音乐,都可以发唱片。

所以,“独立音乐人”才会那么多。

独立音乐人是怎么来的?

视频里提到,据美国劳工局的资料,2003年,美国唱片公司签约音乐人数量是独立音乐人的2.93倍到2012年,独立音乐人的数量是签约音乐人的9.63倍。十年间,独立音乐人数量增长了6.1倍。

这个数字只是计算了登记在案的音乐人数量,实际上,更多的独立音乐人并没有登记,因为很多独立音乐人都是兼职做音乐人,并不一定会登记。

而在中国,根据各大音乐人平台公开的数据,全国音乐人平台入驻音乐人总量超过15万人,入驻量较高的单一平台入驻人数超过10万,也就是说,中国至少有10万独立音乐人,上传的歌曲数量多达数百万首。

Spotify官方数据称,每天上传到Spotify上的歌曲有将近4万首,一年新增作品超过千万。腾讯音乐人2017年7月公开的数据,全平台6万音乐人上传的专辑超过10万张;网易云音乐2018年5月的数据称,网易音乐人入驻人数超过5万,上传作品超过100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据霍安治的文章,1994年,台湾地区共发行国语专辑319张;据豆瓣网友的统计,2008年,华语市场发行的实体产品(EP、专辑、原声带、演唱会dvd)是558张;据腾讯娱乐的统计,2015年,国内数字唱片发行量是603张。

从数字上可以看出,音乐人平台上传的作品数量,要远远高于市场上正式发行的唱片:华语市场正式发行的唱片,哪怕按一年1000张算,要发够10万张,也需要100年。

如今每年发布的海量歌曲里不可避免的掺水。

我一个朋友前两天跟我说,他朋友圈里有个音乐人,显摆自己一天能写十几首歌,平均一小时一首。你可以想象这些歌有多水。

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因为数字音频工作站(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简称DAW)发展很快,甭管质量如何,但个人在家里用个人电脑搞创作和制作完全不成问题。网上的资源还很丰富,各种Beat、各种素材应有尽有,买来拼一拼就是一首歌。

国外前几年很火的一个概念,“卧室制作人”,就是这么来的。过去“独立音乐人”主要搞创作,制作可能还得另外找人,如今,DAW已经发展到可以自己在卧室里制作了。

这里没有要贬低“独立音乐人”或“卧室制作人”的意思。任何一件事,都会出能工巧匠,也都会有人浑水摸鱼。而且,独立音乐人因为条件限制,哪怕很认真,也未必能出精品——大公司出的唱片都是层层品控的产物,就算歌曲不好听,录音品质上也能保证达到行业标准。
创作门槛降低的同时,发行门槛也特有的低。
过去,出唱片老费劲了。录音费劲、制作费劲、生产费劲、发行费劲、销售费劲、营销费劲。
现在呢,都不费劲了,一个人完全能干得来,效果如何另当别论。
就拿发歌来说,一个独立音乐人如果入驻了音乐人平台,把音频整理好上传就行,点点鼠标,搞定。

目前发行也不是问题,现在很多音乐平台都声称把音乐人做目前发行。还有很过第三方服务商也帮音乐人做目前发行,费用很低,国外服务商一年一张专辑的服务费较高才500人民币左右。

当然,如果想要做实体发行就相对比较麻烦一点。但提供实体唱片制作和发行服务的商家也越来越多了。比如目前较大的独立音乐人自销售平台Bandcamp早前就推出了黑胶压制服务。日后只会越来越方便。

“众创”这两个字可以解释不少问题,比如好歌难寻。

创作和发行两大门槛的降低,结果必然是音乐内容的总体品质被稀释了。

华语唱片市场,过去市场一年撑死供应1000张唱片,按平均10首歌算,一年的歌曲供应量是1万首。如今,一年上传到音乐平台上的歌曲可能是百倍千倍——粗略算了下,QQ音乐平台上今年5月份发布的“新碟”(单曲、EP和专辑)光内地就有约1000张。(以单曲为主,保守估计歌曲数量在3000首左右)

国内所有平台的歌曲算到一起,现在一天的歌曲发布量就等于过去一年的发布量。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品质被稀释,好歌难出头,就是必然的事情。

在歌曲供应量剧增的同时,海量互联网用户涌入了市场。他们的行为,通过社交媒体、短视频APP等影响着音乐潮流,并最终通过音乐流媒体完成联动,改变着流行音乐的走向。

分享到:
留言
相关品牌

音乐人网,提供全面的音乐教程视频。包括:编曲教程(Fl studio教程 Cubase教程)、混音教程、演唱教程、创作教程等等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