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封建迷信,正在破坏中国音乐

摘自: 哎呀音乐|2019-11-14 09:22|作者:乐一李、南瓜

文章摘要:丢火车乐队,一个小众但却非常高品质的乐队,竟然因为名字不吉利,而被演出的主办方给Pass了!

2019年11月12日,发生了一件非常魔幻的事情。

丢火车乐队,一个小众但却非常高品质的乐队,竟然因为名字不吉利,而被演出的主办方给Pass了!



其实,类似的事情早就发生过。

去年,反骨乐队到上海演出,主办方就觉得这个名字不好,最后他们就被临时改名为“正骨乐队”了。



“正骨乐队”,这名字,听着就有种活血化瘀、舒筋止痛、正骨推拿的舒畅感。

如果丢火车乐队当时商谈时,能够顺势改名叫“开火车乐队”,估计主办方一定喜笑颜开。
你想想,新裤子乐队如果没改名一直叫“金属车间的形体师傅”,估计大家就不会知道彭磊他们了。
在中国,给乐队起名字时一定要结合国情,你看,旺福乐队就做得很好。

所以,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尴尬,让大家的商演更加顺利,强烈建议下列乐队及音乐人酌情修改名字:


左小祖咒,应该改名叫:左大祝福。
扭曲的机器,应该改名为:端庄的机器。
孽子乐队,应该改名为:孝子乐队。
脑浊乐队,应该改名为:脑白金乐队
逃跑计划,应该改名为:投案自首计划。
痛仰乐队,应该改名叫:快乐信仰乐队。
超载乐队,应该改名为:安全驾驶乐队。
AV大久保,应该改名叫:广电大久保。
废墟乐队,应该改名叫:新楼盘乐队。
……

这样大家喜气洋洋,满满正能力,肯定能商演不断,深受各方金主爸爸的欢迎。



中国中自古有着追求“吉祥如意”的传统,办事都想图个吉利,你看发红包都是发888、666,民间一般称之为“讨口彩”。这事儿本来无可厚非,毕竟蕴含着民众对于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

但是,很多人都没意识到,这种习俗本质上却是从苦难中孕育出来的。


举个例子来说: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的传统瓷器餐具上,鱼的纹饰是非常出色的款式。
那么为什么非要在饭碗里面画个鱼?饭菜填满不就看不见了吗?


可惜的是,在古代,底层百姓的日常生活经常都是处于温饱线之下的,很多家庭的饭碗根本就装不满饭菜,所以干脆就在碗底画个鱼,只是希望能吃饱饭,年年有余。

这事说起来虽然辛酸,但是骨子里表现出来的是我们祖先苦中作乐的乐观态度,是非常正能量的。
不过,时间却能扭曲一切。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这种正能量的乐观在有些人心里逐步演变成了一种徒有其表的“假乐观”,变成了盲目地追求表面上的吉祥美满。
甚至认为,不好的事情一旦说出口就会成真。
所以中国人不喜欢说“死”,不愿意谈“衰”。可是,你不说,死亡和衰败就真的不会来了吗?并不会。
但是,总是有人无论何时都想要那一点点虚假的“吉利”。

如今,有多少人的口头禅是:“好着的”,但是又有多少人真的好着呢?


岳敏君《笑脸人》


我不禁想起岳敏君老师的系列油画《笑脸人》,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主角都是闭着眼睛大笑的男子。
为什么要闭着眼睛笑?
我不知道岳老师本身的初衷,但是在我看来,他要是真的睁开眼,就笑不出来了。
有时候,我们追求的“吉利”,不就是这样一种闭着眼睛的大笑吗?
音乐,也是如此,有多少歌是闭着眼笑、闭着眼哭,毫无感情,味同嚼蜡。
无论是谁,想要创造出好的音乐,一定需要对于生命最深刻的感悟,因为只有最强烈的生命体验才能唤起听众们内心的情感共鸣。
如果没有对于草原的爱,腾格尔唱不出《天堂》。
如果没有少年时的苦,周杰伦写不出《三年二班》。

如果没有大厦崩塌的难,万青也不会创作《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在所有这些被推为出色的音乐背后,不是简单的“大吉大利”,而是这些音乐人最强烈的感情,最直白的呐喊。

不善言谈的他们只想用音乐抒发心中那难以言状的思绪。

所以,其实我并不想批评那些演出的主办方,对于他们而言,图个吉利是情有可原的事情。毕竟,我也不是要反传统反文化,过节该祝福祝福,问候该吉利吉利。

但是音乐人一定要清醒,别被这美好的话语蒙住了眼。这种习以为常的“大吉大利”有时候会严严实实地屏蔽我们对于生命最本初的感知力。

可是,有人会说,这就是市场需求啊!

不过,要真图这点市场需求,那就别做乐队了,直接组建个舞狮队,生意可能会更好。

所以,中国音乐人们,大家伙挺住了!如今虽然可能日子不好过,但是愿你我生命中的苦,终将能化作音乐中的光。

分享到:
栏目热文
  • 行业
  • 评测
  • 技术
  • 下载
  • 翻唱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