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被《隐秘的角落》选中的这些乐队,早应该火的

摘自:哎呀音乐|2020-07-10 14:27|作者:秦怡

文章摘要:《隐秘的角落》朱朝阳的扮演者荣梓杉在一次采访中说道:“片方后期配了点阴间的音乐,看起来有点吓人

选择专业的个人录音、配音、录歌设备,或者专业的主播直播设备,可以直接访问音平商城网页端,或者使用音平商城app,进入音平商城。


玩直播,做录音,选设备,上【音平商城】

欢迎添加音哥微信,进入音平资讯交流群:lexiang24



前几天,《隐秘的角落》朱朝阳的扮演者荣梓杉在一次采访中说道:“片方后期配了点阴间的音乐,看起来有点吓人......”
      

这部最近刷屏的国产良心剧,不仅剧情值得人深入解析,片中恰到好处的配乐俨然一部国产独立音乐大赏。
 


《隐秘的角落》一共十二集,每一集都有不同的片尾曲,和剧情相互照应。
 
在剧讨论热度居高不下的如今,我想说,这些被《隐秘的角落》选中的宝藏乐队,早该被人注意到。
 
看了《隐秘的角落》的人,全都被《小白船》洗脑了......

       


这首歌贯穿了整个剧情,一响起,就预示着,有人要挂了……
 
一次三个孩子合唱《小白船》,两个老人坠下悬崖;
第二次少年宫大合唱《小白船》,朱晶晶坠楼;
第三次三人躺在船上,背景音乐《小白船》,张东升的老婆游泳身亡......
 
恐怖童谣《小白船》,堪称比唢呐和二胡更容易把人“送走”的当代“阴乐”。


《小白船》的演唱者是乐队“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小娟和吉他手小强是牵手度过20多年岁月的灵魂伴侣,也是音乐上的知音。
 
1998年,小娟和小强组成了一代“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十年后,口琴及长笛乐手刘晓光和鼓手荒井相继加入,乐队最终成型。

 
成军二十余年,“小娟&山谷里的居民”从未在商业上过度包装,而是选择在山谷中感知大自然与心灵的呼应,并把这种清新野趣写成一首首纯净的民谣。已经发布了十张专辑的"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目前在北京通州经营着一家叫"山谷音乐空间"的艺术馆,在喧嚣中制造宁静。
 
与他们关联最多的标签,不是音乐,就是慈善。
 


2008年,周云蓬发起了帮助盲童的计划,为家境贫困的失明儿童,购买需要的乐器、学习用品等。他邀请了钟立风、苏阳等一众民谣歌手,录制了专辑《红色推土机》,唱给暂时的黑暗和永远的孩子。

 
“小娟&山谷里的居民”亦在此列,唱的就是这首《小白船》。
 
他们参加汶川地震赈灾义演;为山区孩子筹钱;参演各种慈善音乐会。今年的"相信未来"义演,他们同样积极献唱。
 
有人说,听见小娟,好像听到了春天的声音。
 
"你会选择什么?"躺在甲板上的朱朝阳问同伴。
 
"我选择相信童话。童话多美啊,你们把眼睛闭上"。普普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小白船》的旋律响起,船随着歌声在天空中飘荡,接着,就与Anti-General的《人间地狱》自然衔接,画面穿过浓密的云层定格在张东升妻子惨白的尸体上,剧情从温馨走向悬疑。
 
《人间地狱》这首歌对"《隐秘的角落》最诡异的一段"起了重要作用,低沉的人声采样宛如魑魅魍魉在耳边细语,倾吐不可告人的秘密。
 
事实上,制作人Anti-General并不是学音乐的,而是个理工男。在人生前二十年,成都人Anti-General和普通人一样,按着父母安排好的方式,努力读书,考大学。
 
本科毕业后,他为了出国申请了七所学校,但所有的学校都把他拒绝了。于是,他就想给自己一年时间,看看能否通过音乐养活自己。
 
取名为Anti-General,就是他想"反常规"的寓意。
 
2019年的综艺《即刻电音》中,Anti-General一举拿下第二名。
 
如今,张艺兴新专辑的主打《莲》,其demo就是来自于Anti-General参加《即刻电音》时做的歌曲片段。
 
目前,"黑暗教主"Anti-General已经是国内做"dark trap"的领头人物。
 
《隐秘的角落》里的每一首歌,几乎都有对剧情做补充的功能。
 
"红色的蓝色的,必须选择一个,选红色明天死,选蓝色马上死,快选。"
 
木玛乐队《犹豫》的歌词已经告诉了观众朱永平最后的结局,尤其是这一句:"跳着舞的父亲倒地而去。"
 
说木玛,就得从木马开始。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北京,重金属逐渐衰落,朋克乐开始呐喊。木马乐队,这个由医生,诗人,火车司机的儿子组成的乐队,在北京西北旺一带活动。
 
组队近十年,木马一共只发布了三张专辑:《木马》、《Yellow Star》和《果冻帝国》。有人说,他们乐曲中阴暗和拖曳感,有点像Joy Division,但长于编排,长曲子多却质量极高;有人说,他们的吉他的音色和旋律走向,像Suede的诡谲妖艳,但又是多种风格的混合,制造出歌特式的神秘颓唐。
 
他们还是最勤快的乐队,几乎年年巡演,看过他们演出的毒蛇乐评人丁太升都忍不住夸赞:“木马是一支较好的乐队。”
 
2007年,木马乐队解散。当人们以为这个低调的乐队,又要永远低调地消失了,主唱木玛,又在几年后携着新旧成员,以木玛&Third Party为名,在散落和分裂后重新回到起点。
 
《隐秘的角落》选用的这首《犹豫》,就是他们发布于1998,早期同名专辑《木马》的一首歌。



和木马乐队几乎在同一时期出现在北京的,还有Joyside。《隐秘的角落》的导演辛爽,就是Joyside的创始人物。


“Joyside乐队成员略带颓废的着装、行事的古怪风格、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概、不羁的生活作风和舞台上下酒鬼的形象引来无数青年争相模仿,也让人觉得 Joyside乐队仿佛是sex pistols与21世纪北京摇滚的又一次借尸还魂。”
 
于是,围绕着绚丽的Joyside,年轻人们组建了一个叫“年轻帮”的团体,其标志“Gang of Gin”一直在北京摇滚重地 School酒吧点亮着。
       

2007年,Joyside在欧洲巡演,场次达到近50场,越来越接近乐队的高品质状态。
 
然而,就在两年后,Joyside突然宣布解散。他们淡出人们视线的日子,也是中国朋克离开“黄金时代”的开始。
 

《隐秘的角落》中出现的《Good Night》,就收录在乐队解散前的最后一张同名专辑中。


歌中反复吟唱的:“Good night my cruel brother good bye”,可以看作Joyside对乐队生涯的道别,而在剧中,寓意着暑假将尽,三个小伙伴即将告别:或是人生追求上的分道扬镳,或是生命旅途中的日月东西。
 
所幸,Joyside在2019年重新拾起了摇滚乐,我们很有可能会在今年乐夏的舞台上见到他们。
       


       
对京圈摇滚非常熟悉的导演,此次在《隐秘的角落》里创造性地用后海大鲨鱼的歌也让人极其难忘。


《偷月亮的人》和《后海冲浪手》分别出现在了第七集剧终,第五集剧中和第十二集剧终,是片中为数不多的“阳间音乐”。


第七集片尾,两个同样为了孩子去海滩的人——老陈和张东升,一个靠着柜台,一个坐在太阳伞下;一个心急如焚,一个心怀鬼胎;一个站在亮处,一个在躲在黑暗,和着一样的汽水,完成了善与恶的短暂相遇。此时,后海大鲨鱼乐队《偷月亮的人》俏皮的乐曲响起:“Let me talk to the moon,Let me talk to the sun...... ”
 
第五集,当三个小孩调虎离山,在老陈家拿相机成功后,在巷子里相遇,一路蹦跳时;第十二集,当导演讲完这个“童话”后,每个人都有了看起来向上的结局时,都响起了《后海冲浪手》。鼓点欢乐俏皮,音乐清新昂扬,但歌词仍然和剧情有所呼应:“夏天,它也没那么长 ,它也就一眨眼,从天堂到地狱了”。



后海大鲨成立于2004年,带着强烈的学生气质。经过两三年的磨合,首张专辑《Queen Sea Big Shark》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后来的《浪潮》和《心要野》,同样带着活力和洒脱。
 
主唱付菡曾经在纪录片里,这样形容自己的音乐路:“18岁的时候你做一个特别酷的人,是特别容易的。28岁、38岁的时候,你会觉得梦醒了,周围的人都成长起来了,社会变得现实了。”
 
如今的后海大鲨鱼逐渐拥抱商业化,但仍然童心未泯,原力十足;身在城市,心在野望。
 
“在杨海崧的影响下中国大多数后朋克乐队都像pk14了”。一位知乎网友如此说道。


       

P.K.14成立于1997年,主要在南京活动,后来移居北京发展。2008年,被时代周刊评为亚洲较高品质的五支乐队之一。杨海崧即是这个乐队的灵魂人物。


他的词如诗,他本人就是一个离文坛不远的写作者;他的唱腔同样令人难忘,听起来有点“不着调”,但总能带来一些诡异的美感,和左小诅咒同出一脉。


不过,他还有一个更显耀的身份:现任独立厂牌兵马司唱片CEO。


作为制作人,他给刘惜君等人制作过歌曲,甚至还和民谣歌手花粥产生过奇妙的交集:为花粥制作首张录音室专辑《乍见之欢》。


在剧里,P.K.14的《因你之名》出现在第五集:母亲的秘密被儿子尽知,困惑的怒目里藏着压抑和挣扎。


有两首歌,观众仅通过歌曲名就能知道在讲述什么。一首是发光曲线的《死在旋转公寓》,巧妙地暗示了普普的死;


一首是The Bad Molds的《Dancing with The Dead Lover》,暗示了张东升妻子的死。


The Molds 乐队始于一个摇滚先锋们辈出的年代,发光曲线则活跃于近五年。



The Molds从西部片里汲取养分,号称“北京西城大镖客”;发光曲线则受早期后摇音乐的启发,人声在发光曲线里只是一种乐器。

        

        

在《隐秘的角落》的配乐阵容里,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为剧集作配乐的丁可。


丁可来自广西柳州,曾为电影《踏血寻梅》创作了23首配乐,插曲《漆黑的海上》还入围金马奖及金像奖较佳原创电影歌曲两个奖项。


他为《隐秘的角落》做的片头曲《多人舞蹈项目》给整部剧奠定了阴郁的格调,配上处处暗藏玄机的动画,让人不想跳过。


他说:“音乐在剧中赋予的是一个纵观全局的视角,就像一个神秘的能量在观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也可以理解为音乐本身是剧情中一个看不见的抽象角色,以它独特的方式参与到故事中去。”


事实上,这几年来用独立音乐做配乐的影视剧不在少数,《无名之辈》用了尧十三的《瞎子》,《大象席地而坐》用了大量花伦的音乐,《大佛普拉斯》和林生祥恰到好处。


但《隐秘的角落》最让人佩服的是,它作为一个电视短剧,对音乐的态度,充满了用心和尊重。不仅和剧情契合度高,在制作方面也把关极严。


在影视剧配乐中,电影声音混录通常只需要一遍,而剧集,却因为在不同设备上播放得到的效果迥异,需要多次调试。为了达到较好的效果,辛爽和录音指导天天泡在棚里研究解决方案。


混录完后,他们先拿破一点的电视看一遍,发现高频被切掉,就再去调整,再换一个高品质些的设备反复测试,尽可能做到不管用手机,pad还是电脑,对声音的听感都比较平衡。


《隐秘的角落》不仅让我们看到了近几年来较好的悬疑片,还听到了这二十年来一些较好的独立音乐。辛爽说:


“摇滚乐带给我的烙印是永远的,那个东西已经不是音乐性上的了,它包括你的审美,你的趣味,你对一个人的判断,你说话、走路的方式,你喜欢什么样的东西,这是逃离不开的,是融到血液里的,我现在的所有,包括拍剧,都吸收了摇滚乐中的养分。”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这部剧是有朋克味儿的:


它从头到尾都攒着一股劲,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彻底爆发,但它每一集恰到好处的戏剧节奏,每一首令人惊艳的配乐,每一个值得深究的小细节,都是对粗制滥造和敷衍了事的一种反抗。


中国独立音乐走了近40年,音乐人们从隐秘的地下,渐渐走向灼目的舞台,他们身上所产生的力量,足够滋润一个又一个像辛爽那样的导演,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东西。音乐和剧集互相成就,《隐秘的角落》值得被关注,这些乐队同样不能被埋没。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
相关产品
热卖促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