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摘自:果酱音乐|2017-05-02 11:13|作者:Max-小草叶子

文章摘要: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作者:Max-小草叶子Gone withe the Sin现场版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芬兰乐队H.I.M(全称:His Infernal Majesty;中译名:恶魔陛下)的音乐,没想到

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作者:Max-小草叶子

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芬兰乐队H.I.M(全称:His Infernal Majesty;中译名:恶魔陛下)的音乐,没想到今天一早,却看到他们宣布举办告别巡回演唱会的消息。

在发行了八张举世瞩目的音乐专辑后,这一支与摇滚乐交融爱恋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乐队, 决定用最为华丽的姿态与世界各地的乐迷来一场狂欢式的告别。


芬兰时间昨晚11点,H.I.M乐队也在Facebook上发表了相通的内容。短短九个小时,他们就收到了近7000条来自世界各地乐迷们痛心和不舍的回复。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年轻时期的回忆呀,就像Ville Vale沉醉如幽灵般的歌声蔓延。犹记得大学时期的一位同窗是他们的忠实歌迷,我们每次聊天的话题都离不开“H.I.M什么时候能来中国演出”这一执念。

后来,在2014年京沪草莓音乐节上,终于看到了他们的名字。选择上海站的歌迷因演出只有短短的25分钟而感到失落,可北京站,却因为天意弄人的沙尘暴,导致开演前演出被迫取消。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H.I.M的facebook截图,这句“See you guys next time” 大概已无法兑现……

说起热爱H.I.M的岁月,就像是回到了青少年的中二时期。与其说迷恋的是H.I.M的音乐,倒不如说是迷恋主唱Ville Valo神秘而低沉的嗓音,迷恋他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脸庞,迷恋他雌雄莫辩的长卷发和烟熏妆——H.I.M就像芬兰这个国家一样,寒冷、遥远、神秘。

当今日再回首,才会发现所有人都躲不开时间的车轮。原来1976年出生的Ville Valo也已步入四十不惑的年龄,原来芬兰也并没有那么遥远神秘,原来他们也不是永远阴郁的少年。

但曾沉醉于Ville Valo的黑色毛线帽,没有一块赘肉,布满纹身的身体,一低头的蹙眉,和手指尖永远夹着的香烟的岁月,却永远是美好而年轻的。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Ville Valo十四岁就开始组建乐队。H.I.M曾在1993年解散,又于1995年重组。他们是一支非常传统而地道的哥特乐队。1997年,他们发行了处女作专辑《Greatest Lovesongs Vol. 666》。自一张作品起,他们便有意识地将“666”这样的撒旦符号作为音乐风格的标识——比如整张专辑全长66分零6秒的设计。其实,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崇拜撒旦,而是将“666”化为“情歌”中最黑暗的介质。

纵观H.I.M的所有专辑,Shadows、Dark、Doom、Tears这些单词,昭示着“黑暗”是他们音乐永恒的话题:

Greatest Lovesongs Vol. 666 (1997)

Razorblade Romance (2000)

Deep Shadows and Brilliant Highlights (2001)

Love Metal (2003)

Dark Light (2005)

Venus Doom (2007)

Screamworks: Love in Theory and Practice (2010)

Tears on Tape (2013)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芬兰这个区区五百万人口的国家,盛产硬如砖头的手机和凶悍猛烈的音乐。不过,与那些身穿锁子甲和一身膘肉的民谣金属乐队、满身带血(颜料)蓄一头及腰长发的旋律死亡金属乐队不同的是,H.I.M的音乐显得有些阴柔和松软。但在听惯了爆裂凶猛的死亡金属音墙后,H.I.M的音乐就像是一杯干红葡萄酒,度数不高,色泽迷人,甜中带涩。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还记得2010年,在等待了多年后听到HI.M当时的新作品《Screamworks: Love in Theory and Practice》的那一夜。所期待的阴郁和寒冷被大幅删减,潮湿忧伤的哥特氛围变得更加漂亮而具象,撇开暧昧性感的低音能还能听到Ville Valo嗓音的硬伤……也正是因为如此,对H.I.M的迷恋开始渐渐淡去。

然而,这张专辑却成为H.I.M进军美国后,赢得较高成就的里程碑:它不仅成进入Top Rock专辑和Top Modern Rock / Alternative Albums专辑排行榜第二名,并成功霸占Top Hard Rock专辑排行榜一位。

同时,H.I.M也成为芬兰史上世界范围最卖座的乐队。“你看,去美国发展就免不了变得俗气。”当年的歌迷都这么说,包括中二时期的我自己。那时喜欢H.I.M,更多的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不俗”罢了。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若要说起当年听的一首H.I.M的歌曲,只好不能免俗地承认,是那首大名鼎鼎的《Gone with the Sin》。十年后再次重温这首歌曲,旋律和歌声从沉睡的回忆里倏然惊醒,却又不得不承认原来当年迷恋的华美歌词,也并没有那么复杂和深奥。

《Gone with the Sin》

I love your skin oh so white

I love your touch cold as ice

And I love every single tear you cry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losing your life

 

Ohohohohoh my Baby, how beautiful you are

Ohohohohoh my Darling, completely torn apart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Baby and beautiful you are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Darling

I adore the dispair in your eyes

I worship your lips once red as wine 
I crave for your scent sending shivers down my spine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running out of life

Ohohohohoh my Baby, how beautiful you are

Ohohohohoh my Darling, completely torn apart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Baby and beautiful you are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Darling

还以为自己仍是刚刚爱上摇滚乐的年轻人,没想到却在惊蛰的日子里迎来了一场青春的谢幕。那些年我们热爱过的性感符号,那些年陪我们熬过午夜的耳畔轻唱,也在时光的交叠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和黯淡。

今天,不如重听H.I.M在最美好的年纪里写的哥特式情歌,就让音乐和回忆在这个深夜相拥,让“Love and Death Embrace”,回到过去天真的美好时光。这种感受像极了2013年,H.I.M在专访中说过的那样:“在音乐里我总能找到一种安全感。像是iron maiden,这是一个一旦你进入了就会关上门的世界,这是你自己的天地——可以逃避世界上一切其他事情的世界。这也是音乐一直以来对我来说的意义。”

再见,舞台上的H.I.M,但我们心底有关他们的记忆,却永远不会消失。

这支来自芬兰的哥特乐队,在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宣布用狂欢向乐迷告别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
热卖促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