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专访作曲家胡小鸥,从音乐会作曲到影视配乐

摘自:音乐人网 |2019-11-19 09:28|作者:音乐人网

文章摘要:我们这次有幸采访了作曲家胡小鸥,作为学院派作曲科班出身的他,对于古典音乐,现代先锋音乐及本土民族音乐的作曲技法都深有研究。

好莱坞德国籍作曲家汉斯·季默曾说好的电影作曲家应该是会讲故事的人,配乐应该紧紧地服务于电影的故事情节发展的需要。做一名好的影视作曲家,除了要拥有必要的作曲技术之外,具体要如何处理音乐与电影的关系呢?

我们这次有幸采访了作曲家胡小鸥,作为学院派作曲科班出身的他,对于古典音乐,现代先锋音乐及本土民族音乐的作曲技法都深有研究。除了音乐会作品的创作外,近年来,他的作曲重心也越来越偏重于影视配乐,去年初为《唐人街探案2》所做配乐,融合了西洋管弦乐,流行音乐和许多中国本土的音乐元素受到了业界广泛好评。

最近他刚刚忙完电影《天气预爆》的配乐,并发行了该片的原声音乐专辑,趁着他休息的空档,接受了我们《配樂筆記》的2019年新年头家专访,并带来了在布达佩斯两段音乐实录视频。对于上面的问题,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艾肯(iCON) iKeyboard 6S VST 自带声卡功能的61键 MIDI 键盘控制器

融合了控台、话放、耳放、声卡、键盘等多功能于一体

¥1788
               

null

作曲家胡小鸥


配樂筆記:非常感谢您抽时间接受我们配樂筆記的专访,首先可以谈一下您的教育背景和您是如何开始成为一名影视作曲家的呢?


胡小鸥:

谢谢,首先祝"配樂筆記"的读者们及各位好朋友们2019年新年快乐!我本科在川音随资历深厚作曲家敖昌群教授学习,毕业后留校在作曲系工作教乐器法和管弦乐配器两门课。敖老师在密歇根大学完成访问学者后带给我很多现代音乐的的资料,其中包括菲利普·格拉斯的极简主义,卡特的复杂节奏对位,约翰·凯奇赋有哲理的音乐理念等等,让我大开眼界。敖老师在我本科教学中除强调基本功训练,更有意识的放手让我自己去做很多探索,这也养成了我对声音的好奇心,直到现在我也会不断和演奏家交流,听他们介绍在乐器演奏上的探索和“发明”。


我2001年考入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堪萨斯城分校音乐舞蹈学院(UMKC)研究生院硕博连读,选择这所学校是因为我想跟作曲家陈怡和周龙学习,目的是很明确的,他们充满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作品对我影响非常大,这种“交融”是非常之自然的,能听到东方的思维和不着痕迹的西方技巧。陈怡老师是美国艾夫斯大奖(IVES PRIZE)获得者,我入校一年因为她无法教书(艾夫斯大奖要求获奖者在两年内必须全职作曲,不能有别的工作),我就先随她的丈夫周龙教授(美国普利策大奖的获得者)学习,他严格的要求,如刀锋一般犀利的阅稿,让我如海绵般学习,简直是废寝忘食,乐在其中。


2010年我博士顺利毕业,在这之前,2007吧,我就接到国家大剧院开幕季舞台剧《红玫瑰与白玫瑰》(田沁鑫导演 秦海璐 辛柏青主演)的委约,开始为这部舞台剧创作音乐,这是我一次为一部在别人指导下创作音乐的作品。公演后音乐获得好评,一些电视剧,电影就开始向我约稿,我就不知不觉开始一种新思维方式的创作。但其实,我每年也创作很多音乐会作品,接受很多国外音乐节的委约,这些作品都由我在加拿大的出版机构加拿大国家音乐中心(CMC)出版。

美奥多(M-AUDIO) Keystation 61 MK3 61键半配重MIDI键盘

有重力感 钢琴感十足 编辑功能强大

¥1388
               

《天气预爆》电影原声带 


配樂筆記:下面我们来谈谈您最近配乐的电影《天气预爆》,我们了解到这部配乐您是分别在北京,洛杉矶和布达佩斯录制的,为什么要选择在不同地方录制呢?跟国外的音乐人合作的感受是如何呢?


胡小鸥:

这要谈到这部电影音乐创作的复杂性了。这部电影以现代都市喜剧为主,但是加入大量中国民间神话元素,有很多未来,现在,和过去碰撞的地方,一种非常奇幻的感觉。在和导演肖央确定音乐方向的时候,我们就决定不要拘泥于民乐,管弦乐,电子,或者先锋音乐的设定,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并且我和导演都希望在一个“工业标准”流程上进行制作。所以在这么复杂的一个设定下,我决定把大部分管弦乐录制放在如今是好莱坞电影录音优选地之一的匈牙利布达佩斯。

长期和国外管弦乐团合作的经验告诉我,不同文化演奏家对于非自己文化的音乐作品演绎是很不一样的,别看同一段旋律,在Dynamic(力度表情),旋律的断句感,弦乐的弓法上,都会和中国的演奏家不一样,加上指挥的介入,这种带有“灵活性”的“不一样”会给我带来惊喜。选择洛杉矶的RUSK studio是因为片中有三首英文歌的插曲,我还是希望母语是英文的歌手演唱。

Rusk studio是我信赖的一个录音棚。录音师兼制作人Ahi和他的伙伴李凌极其专业,光试唱就来了好几拨歌手,我们就一个一个挑选,直到达到和画面,以及导演的要求为准。北京部分主要是民乐和管弦乐的片段补充,以及合唱,所以这三地的音乐家加起来超过160人,我记得在解放军歌舞团录音那天来了68位演奏家录同期,我一次指挥那么多的演奏家,难得的经验。



配樂筆記:这部配乐中有引用大家所熟知的央视天气预报背景音乐《渔舟唱晚》,与片名相呼应,当时是为了配合影片《天气预爆》的名字吗?这是导演的主意还是您的呢?


胡小鸥:

这是肖央导演的创意。用一种我们听了几十年的老声音将观众拉回到一种特定的场景和情绪,让观众随着这种节奏快速进入到故事中,这是这部电影的一个特点。这种气质有导演自己独特的思考。大家可以看看肖央导演的成名作《老男孩》,里面满满的是那些将人拉回到过去的画面和声音。

这种气质自然贯穿到《天气预爆》整部电影的创作中。其实从电影开始前出品公司LOGO就有这种元素,当时导演请我为LOGO设计音乐,我用了20分钟就完成了,他一听就听出我用了出色动画片《过猴山》的节奏元素,这种对过去的敏感度是难得的。


胡小鸥与《天气预爆》部分主创 左起:彭玮瀚(胡小鸥工作室制作助理)、胡小鸥(作曲)、肖央(导演)、章嘉(声音指导/混音师)、王刚(混音师)、刘喆(电影统筹)


配樂筆記:喜剧音乐一般都是很碎的,我们也看到原声带里面有将近50多首配乐,请问对于主题您是如何安排的呢,之间又是如何联系的呢?


胡小鸥:

是的,在细碎中把音乐串联起来,形成一个整体是做电影配乐必须考虑到的。我用的方法就是旋律和音色。“渔舟唱晚”的旋律无疑是核心部分,在很多喜剧片段的点上都通过不同的配器手法呈现;

人物描绘方面我給电母颗粒感特别强的琵琶,无论在宏大的管弦乐和带失真的电声乐队面前一样有穿透力;雷神(小沈阳)出场就是唢呐齐奏,一种邪恶霸道的气息贯穿始终;风神雨神会用竹笛和电吉他来描写他们各自窘迫的处境;主人公马乐(肖央)多用木吉他来表现他内心涌动的情感和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现实感。

这些旋律和音色在不同场景都有不同变化的表达,一种乐器可以做出非常多的变化,这是我在写现代音乐时常常运用到的,比如竹笛对笛膜的要求可以改变音色,吉他的泛音可以弱化后期人工增加混响发送和延迟发送造成的不自然感觉,C调小号在极高音区自由滑奏产生的喜感等等,这些色彩都统一在我的设定里。

罗兰(Roland) E-A7 编曲键盘 61键

1500多种音色,操作便捷直观

¥7479
               

雷神主题


配樂筆記:在配乐中有许多民乐和管弦乐混合的,譬如在男主马乐大战雷神的时候,配乐主要是西洋管弦搭配琵琶,您当时是如何构思的呢?


胡小鸥:

马乐大战雷神的转折点就是电母为其输送法力,这个部分开始就用了琵琶,琵琶是我为电母设计的一个标志音色。琵琶一开始是用中国传统的散板节奏逐渐到扫弦,满轮,由琵琶再引入竹笛等民乐的声部(后面风神雨神的加入)。

这里是西方乐器和东方传统乐器(尽管琵琶还是从西域传来)的一次大融合,音色上和传统和声上有很大的碰撞。如果琵琶按照西洋大小调体系写和声无疑是会很奇怪的,演奏上也无法达到,反而丧失了民乐的特色。

因为前些年我为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作曲(毛卫宁导演)去陕北采风,搜集当地民歌而创作了《火焰,幻觉,与本能》为琵琶和管弦乐队而作(2015年多伦多大学国际音乐节委约),和我国杰出的青年琵琶演奏家兰维薇深入合作,琵琶的特点就是用空弦音加旋律音能出非常好的和声效果,而且技术上非常简单就能达到,所以在这部电影的琵琶写作上现代音乐的写作经验为我提供了技术保障。



《马乐成神大战雷神》欧洲乐队实录现场


配樂筆記:在您刚拿到配乐样片的时候,是否含有剪辑师或音乐编辑加的参考音乐(Temp Music)呢?如果有,会干扰您之后的配乐创作吗?


胡小鸥:

每一个分本都会有Temp Music。我觉得不应该是干扰,是挑战。Temp Music 通常是一些出色片段或者大片音乐吧,它给予的是一种创作方向而已,如果导演要求模仿,那我会很委婉的拒绝并和他们商量(这次,我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毕竟请我来作曲就是要用我的感受来创作一个新的东西。

比如在最后马乐唤醒变成石头的电母这个片段,最初的Temp Music是《断臂山》的片段,我最后给出的也是一段吉他独奏,但是我大量运用吉他上的自然泛音,达到一种空灵的效果,而且会有一种古意,但音色又不同于古琴和古筝,这就是和Temp Music两种皆然不同的思路。

通常我都会给导演一些多的选择,来自我自己对画面的判断和理解。在Temp Music面前,我还是觉得“自己”最重要,否则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

配樂筆記:相对于好莱坞配乐大师的群星璀璨,国内相对缺乏本土职业的配乐家,特别是能够兼顾中西音乐风格的作曲家,对于您之后的重心发展,你会把精力着重放在影视配乐上吗?

胡小鸥:会的,当然我会很谨慎地选择要创作的作品。通常我会找制片方要剧本,然后要定妆照看看最初的视觉风格,这是我前期必做的一项工作,然后做笔记,写一篇自己对剧本和音乐创作的预案。之前在创作电影《唐人街探案2》音乐前,我就在没有对照画面的情况下写了一段“概念音乐”,里面充满了我对故事的理解。

这次《天气预爆》也一样,我较先给出了“风雨雷电四神的往事”这一段“概念音乐”,里面就有民乐和管弦乐的搭配,这一段最后经修改也运用到了电影中。影视音乐创作有一种乐趣,我称之为“貌离神和”,有时候单听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音乐和画面却有超级好的化学反应,这种创作就是神来之笔,特别好玩。


配樂筆記:您除了为电影配乐外,还是一名严肃音乐的作曲家,请问电影配乐跟严肃音乐的创作有什么区别?哪一种会比较难呢?


胡小鸥:

我觉得不叫难吧,这两种创作都面临两个字“突破”。自己对自己的内审,“你偷懒了吗?”“和上次一样吗?”“有没有新鲜的元素啊?”这些都是要问自己的。电影音乐是为导演圆一个音乐梦,但别忘了在圆这个梦的时候你其实是可以坚持自己的创作理念的,和我之前讲的一样,做“自己”很重要,否则创作就没有意义了。

而严肃音乐(其实我不太同意“严肃音乐”这个概念,认真写的音乐都是严肃的),因为没有一个具体的约束,看似容易很多,但其实不然,正因为没有边界,如何完全释放自己有时候反而成了问题,比如你的选题,你对色彩(器乐搭配)的选择,从你落笔一个音开始坚持到最后一笔,都是无穷尽选择的过程,是否能坚持初心,不为外力影响(观众能否接受,演奏家是不是会气得摔掉你的谱子,同行的评价)等等,都挺不容易。

别忘了武满彻除了写过《十一月的阶梯》还写过大量电影电视剧配乐;肖斯塔科维奇那么多部交响乐同时也写了不少电影,他们怎么做到的,听听他们的音乐就知道其中的联系。


胡小鸥工作室一角 | 在采访结束之际,胡老师说之后有机会带我们配樂筆記去北京的工作室转转


配樂筆記:我们知道在《天气预爆》中您也采用了一些实验性的音乐元素,我们“配樂筆記”中的读者朋友许多也是作曲专业的学生,他们会很好奇,目前在专业院校作曲系教授的无调性音乐创作手法是否对于创作配乐有帮助?如何把握两者之间的联系?


胡小鸥:

这个问题特别好。很多学生也有类似的好奇或者说困惑吧。无调性音乐,序列音乐,偶然音乐……现代音乐的创作手法的是多样的,这些手法对于现代影视配乐影响同样巨大。

比如利盖蒂《大气》在库布里克《太空漫游2001》里的运用;《模仿游戏》里对简约派音乐的运用;《荒野猎人》里坂本龙一和Alva Noto对弦乐音块和电子音效的处理等等。对于现代派音乐写作技巧我觉得要有这么一种认识,它们是前辈对于音乐,声音领域的开疆拓野,开辟出巨大的空间让大家对音乐有新的认识,它们作为技术手段和手法是为作曲家服务的,而不是捆住作曲家手脚的镣铐,现在的音乐创作倾向于一种融合的方式,很难在一部作品中只运用一种作曲技法。

《天气预爆》里面运用了音块,微分音,电子音效,硬件合成器调制等,这些都是现代音乐的元素。武器在你手里,就看你怎么用了。建议大家都去读读瞿小松老师的《音声之道》,里面很多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


配樂筆記:我们还有读者朋友好奇,您平时作曲是如何获得灵感的,有遇到过瓶颈吗?如何突破的呢?


胡小鸥:

因为我长期是穿梭在北美和中国,不同地方的生活经历会给我很多文化上的差异,这些新鲜感也许就是所谓的灵感吧。从北京熙攘的三里屯到加州1号公路的空旷;远眺北京西山到洛杉矶的嘈杂;成都满街的饭馆到列治文满大街的中文;

这些有趣的经历会给我很多特别自由的东西,我来自于东方,但我不愿意成为这种文化的附庸,我生活在西方,但我也不会对西方文化俯首帖耳。


胡小鸥在北京的工作室


配樂筆記:目前国外有许多影视音乐家开始做巡回音乐会,譬如像Johns Williams 的《星球大战》系列音乐会 和 Ramin Djawadi 的《权力的游戏》音乐会,另一方面,影视音乐也越来越被国内的观众所重视和喜爱,如果一旦时机成熟,您有开电影音乐会的计划吗?


胡小鸥:

肯定会的,2018是非常高产的一年啊,创作了《唐人街探案2》(陈思诚导演),《一出好戏》(黄渤导演),《天气预爆》(肖央导演),里面很多音乐我自己也非常喜欢,而且三部电影的语言都有很大的不一样,这是我非常重视的一点,希望有一天吧,能有自己的影视作品专场音乐会。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