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当配音演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摘自:播音梦工厂|2019-12-03 09:31|作者:小昊

文章摘要:他们分享的人生体验,在今天依旧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在某乎上看到这样的帖子:「当配音演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然后发现了各种成精的大神,他们分享的人生体验,在今天依旧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今天小昊给大家推荐第1篇,深度好文。


一次回答。想了想,还是不匿了,反正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玩某乎这么久,一直只想做一个看客,但是今天好像特别有倾诉欲,想写点什么。也许只是想对我5年配音生涯做一个小小的总结。

 

小学就很喜欢朗诵,唱歌。学校里朗诵比赛获过一等奖,市里也表演过,但无非是小学生的小小特长,没什么可吹嘘的。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小天赋,我对通过语言表达有着小小的偏好。

 

记得有一次和妈妈在家看电视,某访谈采访陈佩斯,主持人应该是王雪纯。她和陈佩斯现场表演了一段儿对着屏幕配音。我还记得他们配了两只小松鼠,活灵活现。妈妈看了之后很兴奋的对我说:“哎~你长大以后去当配音演员吧,应该是特别好玩的一件事吧!”小小的我当时对这句话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很奇怪,这件事竟然到如今我都记忆犹新。也许是妈妈在我心头埋下的一颗小小种子。


到了初中以来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烂,班级50来人我永远中等偏下很稳定。我的性格是讨厌一成不变,喜欢新鲜有趣和刺激。初中乏味的课程让我很煎熬。

 

那时的我拥有人生一个复读机——父母买给我听英语听力用的。

 

而我却兴奋于它能够录音。我拿了许多废磁带,录电视上的各种声音。星空卫视播的台湾配音版的日本动画,那是当时我能在电视上录到的动画。还有当时央视热播的《名扬花鼓》,陈坤、曾宝仪主演的,我很喜欢里面的花鼓戏,用复读机录下来反复听。那些磁带我都视若珍宝,现在还保留着。

 

一次录下自己的声音应该是初一,借了同学买的玩具录音笔。其实是一个特别小的钥匙挂件,做成麦克风模样。有2个按钮,一个按住就能录音,还有一个播放。一次最多能录7、8秒。我借来玩了好几天,舍不得还。一次录下自己的声音播放的时候,吓了一跳,感觉根本不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声音,差太多了。拿着录音笔反复录,反复播,不厌其烦。现在也说不清当时到底着迷的点在哪。

 

初中三年级,有一次逛书店,随意买了一本小说叫《贼可爱》,青春校园文学。意外的好看。书尾竟然留着作者的QQ号。某天中午,我加了那个QQ,竟一下就加上了。作者跟我说这个QQ他好久没上了,今天中午有点事临时上一下,而且好像只能再加一个人就满员了。

 

就这么戏剧性的,我和这个作者认识了。假期周末就会和他闲聊,竟然变成了不错的朋友。那年暑假,他策划写小说续集,我跟他商量情节,帮他出了很多主意。他新书出版寄给了我一套,书尾不再有他的QQ号,但感谢名单里却多了我的名字。

 

我不会想到和他的相识竟然是我走向配音道路的开端。



中考考的很一般。父母的看法是:与其上个普通高中继续让我煎熬,还不如让我去读专科,也能让我脱离紧张无聊的高中环境进入一个相对放松的学习空间。于是我离开了家,去到了千里之外的邻省读专科。

 

我读的是五年制专科,也就是中大专连读。学校的课程安排跟大学很类似,学业瞬间轻松,我也有大把时间投入到我的爱好之中。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我的爱好是什么。

 

我属于很乖的孩子,直到这时候我才一次踏入网吧上网。网吧有摄像头耳麦,于是我跟那个作者聊QQ的时候,提出想视频聊天。作者答应了。

 

前段时间在北京和他见面,聊及此事,他打趣说这是他人生一次被一个男生要求视频聊天,当时的内心很复杂……

 

视频过程很愉快,作者谈及他的小说要在猫扑被改编成广播剧,由猫扑很有名的一个NJ演播。

 

“广播剧是什么啊?”

“就是把小说中的故事用声音演绎出来啊。”

“哦,那演绎的人很厉害吧,声音是不是要很好听?”

“是啊。不过我觉得你的声音也很好听啊,你来演播广播剧肯定也特别好。”

“我的声音好听?……”

 

是的,就是这段对话。我清楚的记得我被他夸声音好听的时候,脸烧的很厉害。这是我有记忆以来,人生一次被夸奖声音好听。

 

我从小学习不努力,做什么什么做不好,从小被否定的太多了。而我的自信也许就是小时候朗诵比赛拿过一等奖,中学读课文老师总让我起来读,因为我读的“有感情”。

 

而我一次被一个只在网上聊过天,但是已经是一个成名的作家,一次视频见面的时候就夸奖我——声音好听。

 

我真的被这句话深深的鼓舞。


 

之后的事可以快速略过不表了。在网上找关于广播剧的贴吧、论坛。找做广播剧的组织,当时很流行skype语音。于是我壮着胆子一个个添加好友语音……

 

我承认,我当时的动机就是想被更多人认可我的声音是不是好听。我想向全世界展示,我好像找到了我人生至今的闪光点——声音好听。

 

最后的结果让我欲罢不能。真的有非常多的人赞许我的声音。我甚至加入了校广播站,陪室友过去面试的,但是人家深深的看好我。从此我开始在校广播站播新闻……

 

我找到了我的爱好,那就是找机会去向更多的人展示我的声音从而得到认可。这就好像穷了一辈子的人突然一夜暴富,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是有钱人一样的心理。

 

较好的展示声音的途径是广播剧,在网上流传度很广。我试着加入了广播剧社团,用爸爸给我买的15块钱的麦录了不少东西。虽然都是完全拿不上台面的小作品,但每完成一个也是成就感爆棚。


偶然一次逛土豆网,看到很多配音爱好者的动画片段配音练习。听到一个女生“J”配的《哆啦A梦》,觉得真心不错。就在土豆加了好友,向她请教动画配音。

 

我得到了很热情的回应,加了QQ好友之后,J告诉我她正在策划制作一个日漫的翻配,问我有没有兴趣试试录里面的男一号。我兴奋的接受了邀请。

 

于是我一次试着配动画。那个动画叫《龙与虎》,我翻配里面的高须龙儿。一次总是很难,好在J很耐心的教导我,怎么说,怎么喊,怎么调动情绪。一集结尾有一声大喊,我发现我根本就喊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好像嘴根本就没长在你身上,怎么喊怎么难受。最后鼓足勇气用力爆发出来,震得整个房间回声激荡。我一身的冷汗,生怕惊扰了邻居。结果爆音了……

 

录完一集的时间就像经历了一个世纪。我最后还是完成了。视频传到了网上,底下一片骂声。

都说这个男主怎么那么不贴角色,怎么那么烂!我傻了。


要制作第二集的时候,J跟我说,他们社团不想让我继续配这个角色了。

她在一个网络配音社团,在网上颇有人气。这个翻配作品也算是他们社团的作品。

他们社长收到一封粉丝邮件,让她把邮件转给我看。


洋洋洒洒上千字,就是批判我配的如何如何烂,如何如何降低了整个社团的水准……

我有想哭的冲动。没想到人生一次配动画,竟然如同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一样要被这样批判。

 

这个打击真的巨大无比。

 

J却做了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她一个人保我继续配这个角色。

她对我说,这个翻配是她的策划,她的后期制作。配音的人也都是她找的。她就是觉得我合适。如果社团不允许我配,她宁愿单独开一个社团,保这部作品,保我还能录这个角色。

 

她说:“一次配,配成这样很不错了。不过你还是得加油进步啊!不然继续被骂就没办法了。”

 

现在回忆起来,我很感谢她的这番举动,也许无意之中拯救了一个快对配音心灰意冷的少年。


这个翻配的制作速度很慢,一年一集。做了四集,过了四年。我没事的时候喜欢把这四集连续播放,我能听到我自己很明显的成长并为此开心。

 

五年专科的第四年,这一年发生了不少事。姥爷去世了,我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专业进修班,我认识了几个影响我配音道路的朋友。

 

报考播音班的过程也很戏剧化,就不说了,总之报了,也通过考试了。


父母异常支持我,每想到这件事我就很感恩我有这样无条件支持儿子决定的父母。他们甚至来学校和我一起写申请,找教导主任、系主任、校长层层签字同意我最后一年实习期到别的学校进修。最终我获批成功,我将会在2010年9月到北京念书。


2010年网络发生了件大事,一个配音组合火了,几个词汇满世界流行。


在优酷看到《日和》中文配音的时候,视频点击才几百。看完我呆了,太TM有意思了!我习惯性的去勾搭作者。

 

上传者叫宝木中阳,我给他优酷私信:我也是配音爱好者,能不能加个Q交流一下啊?

 

很快就被回复了(我发现我勾搭运极好啊!),他直接留了他的QQ号。于是我加了他的Q开始聊天。

 

“配的好有意思啊!”

“哈哈,过奖。我们其实是受了配音前辈的启发,729之前配了一版。”

“能不能带我一起玩配音啊?”

“我们都是一个寝室的,就是毕业前随便录着玩,留个纪念。”

 

聊了不少关于配音的东西。我发现他很诚恳,于是给他听了我配的《龙与虎》。

 

“配的不错,但是缺少了一些动画的感觉。动画配音通常是比普通说话表达的情感要夸张很多的!”

 

我很喜欢这个配音达人。得知他们是南广的之后,我很激动。因为我正好很快要去南京玩!

我表姐住在南京,快放暑假了时间宽裕,于是就想去她家玩几天。

谁想到这么巧,他们就是南广的!我表达了想去南广找他玩的意愿。他不置可否,只是说他们快毕业了,很忙,或许没有空。

 

到了南京跟他联系,他一直没空。直到我要离开南京的那一天——2010年6月1号。他说下午没课也没别的事了,要不你来吧。


老天很给面子。他们校区偏远,平时都是要换很多趟公交几个小时才能坐到。可就在前一天,南京地铁南延线开通,终点站就离他们学校很近。


起个大早搭地铁到了学校。在二食堂等了片刻,他和熊王(中配日和猪八戒)就来接我们了。


宝木和熊王的背影

 

宝木跟我说,特别巧的是,下午就有一节影视配音课,大三的但可以蹭。


讲师是广院老师,配音演员王明军。他每年从北京来上几天课,被我赶上了。


宝木一次签名,把自己的ID都写错了……

 

他们配音的电脑以及制作日和的文件夹


给力、我嘞个去、加嘞个油……


短短几天这些词已经火遍网络,而我真的很幸运,见到了校园时的他们。


宝木给我的QQ备注名是:南广一日游。我很珍惜这一日的时光,它坚定了我喜爱配音的信念。


离别前我跟宝木说,你有没有考虑去北京做配音演员?

他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那的水太深,去了很快就被淹死了。”

我极力劝他:“那怕什么?你都去大江大海淹过了,即使以后去小溪小河还不是轻松就趟过去了。”

他愣了几秒说:“你说的有道理。”


我之前从J那得到北京一个录音棚招配音演员的消息,就直接把联络人的QQ给了他。

 

 

写到这里,我从头看了一遍,感觉自己像在写回忆录。而且好像完全没写到正篇……好吧,我只是想把一路走来的故事随意的分享给大家,大家随意看看。

 

09年我开始接触微博,那时微博慢慢被越来越多人使用。我开始筹划第二年的北京生活,我希望能接触到专业的配音圈子。

 

我关注了一位很有名的配音演员,他当时刚刚开通微博不久,粉丝也没多少。


我初生牛犊不怕虎,把自己在网上翻配的一些小作品纷纷转给他,希望他能点评一二。也许是因为刚开通微博,老师很有兴致的看了我转给他的每一个视频,一一留言点评。这对我鼓励极大。

 

一直到了10年8月,离我去北京念书只有一个月。


我壮着胆子给他发了私信:老师,我很快会去北京上学。我很喜欢配音,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您的录音棚参观一下?

 

老师很快回复了我(怎么都这么快!):听了你的一些作品,不错,只要努力你应该可以的,来北京联系我就好了,我组班的时候可以来围观。

 

然后就留给我他的手机号码。

这一切的顺利简直超乎我的想象……

 

写这一段的时候特意翻了微博私信。看到5年前的对话我感触颇多。只要努力我应该可以的,然后如今的我还是不够努力。5年转瞬即过,我不敢写老师的名字,太给他丢人了。不过只要有心,肯定猜得出是谁了……OTL

 

同月我收到宝木的留言,他竟然已经去了北京,而且正是我介绍给他的那个录音棚。


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专业的配音演员学徒……


我当时那个心痒难耐啊,恨不得马上到北京,投入配音的怀抱。

终于,我再次离开家去到比千里之外更远的北京求学。至今整五年了。

开课的一个周末,我就联系了那个老师准备去他开戏的录音棚。

棚在望京,离广院挺远。我搭很久的公车提前到了。

 

一次见到录音棚的样子——老师的背影

 

这个点而录音棚还没有人来。我一个人蹑手蹑脚的挨个棚窜。我惊讶于一个录音棚的安保怎么会这么差,这么贵的设备摆在各个房间,我一个陌生人竟然没人管让我随便溜达。

 

后来才知道,基本录音棚都是身处隐蔽之所的,没有熟人告诉地址一般人很难溜达进来。而每天都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人进入离开,大家都默默遵守着一些看不见的规则。


这也是这一行最神奇的地方。


我人生中遇见的一个配音演员竟然不是这位喊我来的老师,而是另一位,同样很有名的配音演员,廖菁老师。

 

碰巧廖老师也在这个棚指导另一部戏(《新水浒传》),我迎面碰上了,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打了个招呼,然后询问找我来的这位老师在哪。

 

廖老师亲切的跟我说:“小X啊,他应该还没到……”话说到一半,她突然用手捂住眼睛尖叫一声:“啊!”我以为我怎么着吓着她了,结果她惊恐的指着我身后:“你看见没?刚一个老鼠跑过去了!”我回头啥也没看到,有点想笑又不敢。随即廖老师又恢复亲切:“小X啊,他应该在那个棚开工,你再等等吧。”然后冲我笑笑离去了。

 

这难道就是配音演员切换情绪的功夫!?


和廖老师的一次见面真让我终生难忘。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配音演员陆续来齐,那位老师也到了。姑且称他X老师吧。我连忙上去打招呼,他看我一眼笑笑,然后匆匆进入控制室跟片方导演抱歉来晚,随机利索的摆放自己的物品准备开工。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他身后,他没怎么搭理过我,专心开工。

 

那部戏是一个古装片,属于当时流行的恶搞古装大戏……

演员一个个进棚录音。我站在控制室聚精会神的看。

我没想到我原本以为的有趣的配音,现实工作起来会是这样的状态。

 

我前面说过,我的性格就是讨厌沉闷单调,喜欢新鲜和有趣事物。而配音恰好能满足我,在棚里扮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不重样的,应该会有源源不断的新鲜感和刺激。


可真实的配音过程却是——


开始录,录错台词,打点儿(行话,类似NG。就是哪错了继续从哪来)。

情绪不好,配音导演不满意,打点儿。

本片导演想改个词儿,打点儿。

制片人不满意,打点儿……

一句话有时会来上数十遍,一段五分钟的戏可能会配1、2个小时。

作为一个完全不懂的新人,我在外面看的一头雾水。整个过程也是枯燥至极。


终于有一段戏。女主角要进酒馆喝酒,和酒馆老板的对话。

X老师回头看我一眼——你进去试试老板。

我抖着就进去了。

我和录女主角的配音演员并排坐。X老师透过玻璃示意我戴上耳机。

我戴上耳机,听见控制室。X老师说:“你先听她配,看一遍她怎么配的。看的时候记住你的词儿。”

可能是看我太手足无措,配女主的姐姐温柔的说:“你先听我配哦,然后你注意看画面。我配的时候你对你的词儿,懂了吗?”

我呆呆的点点头。

画面开始动了。一遍是试看,看的同时对自己的台词,记住说话的点。耳机里播放着拍摄时演员的同期声。


我心里一团乱麻,真的不知道要看什么。

一遍过后,女主姐姐开始配。

女主是个很彪悍的女人,她要去酒馆喝酒,酒馆老板陪着小心说:“九爷(女主的尊称),小店的酒昨天都被您砸光了呀,哪还有酒招待您……”然后女主就发飙把他打了一顿。

大概就是这样的剧情。

女主姐姐配的很快,打点儿不多就结束了。她结束X老师就让她先出棚,留我一个人在棚里,免得我紧张。
X老师对我说,不着急,再你给看2遍啊,看完你再配。

我就紧紧盯着画面。一开始播放,耳机里就是演员的原声。我深受其干扰,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实在想不通,耳朵里听着演员的声音,还怎么集中精力说自己的台词啊?但是X老师还特意嘱咐了,录的时候一定要戴耳机注意听演员的声音录。所以我也不好意思问。

 

正式开始了,我紧张的一比……

到现在我都记不住我当时到底说了啥。脑子一团乱麻……到底是听耳机还是说台词,这两者如何同时做,我根本就顾及不过来。

被打了两次点儿,X老师调整了我几次。到最后他直接让我整场戏从头录完。对不对上口型,情感对不对他都不停了。

录完之后,他笑着说:“出来吧!”

我纳闷——我录的这就合格了?


一手汗的出了棚,走到他跟前,他对我比大拇哥说:“牛逼!”他问我今年多大,我说我刚满19,他说:“我一次进棚跟你一样大,你比我一次进棚牛逼多了!”


然后他叫了别的配音演员进去完成了这段戏。

 

本以为写得长篇累牍,文不对题,没想到一觉醒来不少同行和爱好者点赞。我平时真的不太会表达自己,好久没写过东西了文风也确实拖沓矫情..当故事看看就好 反正我打算把我的黑历史扒到底了。


那天出棚是晚上了,我要赶公车先走,老师们继续工作。出了录音棚我就兴奋的打电话给妈妈和J,说我见到了好多配音大腕,还进棚配了一段被夸奖了。

 

从进棚那一刻,我就好像得到了结果。我觉得我追梦的道路实在是太顺了。我自然而然的把它解释为我的天赋和运气。感觉我声音好听是老天赏饭吃,一直以来运气爆棚无比顺利也注定我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我从那天起就坚信我以后会有不凡的成就。

 

然后我就开始幻想以后我会走上各大国际电影节领奖,在领奖台上把一路走过帮助过我的人都感谢一遍,还在心里不停的调整名单排序……

 

真是中二的厉害。

 

平时的课还是很满的。广院播主专业真的非常棒,教我的老师都是中国播音界的中流砥柱,带出无数央视名嘴。我人生一次对上课产生浓厚的兴趣,在广院的日子使我终身受益。课一多,我能去棚里的时间就很有限,基本只能周末去。

 

隔周周末,我又来到了X老师的棚里。


这次是录群杂。


一个配音班子的工作方式有几种,按行话来区分就是:大波、单挑、群杂。


大波就是一部戏里所有角色的配音演员都来齐,分场次进棚录音。这一场戏有哪几个角色,对应的配音演员就进棚录,其他演员棚外候场。

 

单挑就是主要角色单轨收录,单个配音演员来1、2天集中录完全集。


剩下的就是群杂配音啦。一般只出现几集的普通角色和大景别画面中龙套人物营造的气氛,都属于群杂。

 

录群杂对我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可以一直呆在棚里和大家一起出声儿。声音小或者说错话都不用害怕,因为大家的声音在帮你掩盖错误和缺点。隐藏在群杂中,着实过了一把配音的瘾。


群杂配音中

 

终于又有一场戏,一个家仆大清早打开大门,发现有个人晕倒在门口。他惊慌边喊边往屋里跑:“老爷老爷不好了!有人在门口晕倒了!”


X老师对我说:“你进去试一下仆人。”

我再一次紧张的走进棚,旁边依然坐着一位老师——下场就到他。


照例给我放了两遍。X老师问我:“你可以吗?”我说我试试吧。

就两句话,很简单。画面里只有仆人跑走的背景也不用对口型,我认为我没问题。

开始录了,仆人一开门,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我就开始大喊:“老爷老爷不好了!有人在门口晕~~~倒~~~了~~~”


画面一停,我通过耳机听见外面一阵大笑。是的,我直接喊破音了。

很好理解,就是我一开始起key起高了,到“晕倒了”的时候已经上不去了直接破音

X老师笑的特开心,让我再来一次。无例外,第二次我又破了。我发现根本不会录喊戏。

X老师无奈的跟坐在我旁边的那个老师说:“你教教他怎么喊啊。”


那位老师在我配的时候一直在放空想心事,半梦半醒的状态。听见X的话之后反应了几秒才哦了一声,扭过头对着我很呆萌的说:“喊啊,就是——喊出来——就是——喊……”他表情很认真,边说边挥舞着手做着“声音放出去”的手势。


然并卵啊。X老师更无奈了……

我硬着头皮又试了一次,这次不仅喊劈了,嗓子还被我弄的火辣辣的疼。

“出来吧!”X老师无奈,准备自己上了。我第二次单独进棚又以失败告终,还是非常丢脸的失败。


出棚门跟X老师撞面,他乐不可支,对我说:“回去要练基本功啊!喊个这能喊劈了!”


于是这一整天,只要新来个人,X老师就会模仿我喊劈的情节对每个人展示一遍,然后乐的不行……

于是后来几乎每过一年,他都会跟我提一次这件事,模仿一次我喊劈的情景。


“你还记不记得你一次进棚,录个仆人都能给喊劈了……”


这应该是我留给他最深刻的印象了吧。而当天晚上出地铁回宿舍的那条长长的路上,我对着天喊了一路“老爷有人晕倒了……”

 

中二、幼稚、浮躁应该是我那个时期的关键词。可以去棚里跟戏,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微博的关键字改成了:配音、配音演员、ACG……


我也经常拍一些录音棚的照片,爆料一些录音棚的趣事发上微博。终于有一次,我的行为得到了教训。

 

X老师配了一个角色,播出后这剧大火,这个角色也人气爆棚。


放寒假在家我闲来无事,自己翻配了其中一个片段,把他的角色和女主角一起配了。改成了恶搞的版本。录完之后我自己听,笑的肚子疼。

 

我很得意,把这个翻配片段发上网,还特地转给X老师看。原以为会得到点评,结果什么回复都没有。倒是很多网友听完被深深的雷到了。


开学回北京,X老师没有叫我,我下了火车就溜到他的棚里。他看见我,冷冷的说:“你怎么来了?”我说我刚回来,给你带了点家乡特产。他对我道了谢,就没再理我。


我心里七上八下,知道他肯定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地方。隐隐觉得是不是那个恶搞的视频惹他不开心了,但又不确定。

 

就这么忐忑的呆在那儿,所有人忙忙碌碌,我觉得自己好多余。录群杂的时候,X老师喊我进棚。他说:“你来不就是想录杂儿吗,快进去。”


我如临大赦,钻进棚里录杂儿。


中途休息,大家吃饭。X老师还在控制室,我就溜进去,嬉皮笑脸的问:“X老师,我翻配了你录的那个人物,你听了吗?”他没有看我,低着头忙手上的事,“嗯”了一声。


我继续问:“那你怎么不留言点评点评啊?”


他抬起头看着我说:“还需要我点评啊?你都录上XXX(角色名)了,你多低调啊,你多牛逼啊,我还点评什么。”说完不理我了。

 

我一身的冷汗,心跳的厉害。


X老师第二次说我“牛逼”。一次是对我初次进棚的鼓励,而这第二次,实在是像一根刺扎进我的心里。

 

离开棚的时候,我双脚发软。又一次打电话给妈妈,讲了这件事。我问妈妈,X老师是不是生气了。妈妈说你这么做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的,还有你得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高调了。


我回到宿舍,把我微博里关于配音的一切标签和签名都删了。

 

我应该为我不妥的行为付出代价。

每个角色都是配音演员用汗水和心血磨出来的。虽然我本无恶意,但是恶搞翻配却是我自大的表现。更何况恶搞的形象是自己老师辛苦塑造的。


配音演员这个职业有一种特殊性。它是隐藏起来,本就不为人所知的。低调就是这个行业的职业操守。光鲜的是演员,而配音演员不应该去抢了演员的风采。

 

还没有任何成就便开始自我膨胀了,我成了较好的反例。做事之前先学会做人,而我学做人却是在进入这个行业做事之后。


这件事之后,我就很羞于再去X老师棚里。一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二是我自己真的配的很烂,在他那也没有用武之地。

 

10年十月,我在北京约见了宝木。我把一个录音棚招演员的信息分享给他之后,他又把我介绍到了那个棚。人生真是戏剧不断。


我跟X老师说我想去别的棚看看,他欣然同意,鼓励我说,在别的棚可能会有更多的练手机会。

于是乎,我跟随宝木进入了那个位于南二环的录音棚。这一去就是三年。

我那时完全不知道,宝木带我去的棚,将会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配音业务上小转折,人生轨迹中重大转折。


这个棚就暂且称之为南棚吧,因为去了就能找到男盆宇(大雾!)


南棚的负责人也是配音界颇具实力与名望的几位大咖,他们的理念的广纳新人,很希望给配音界多培养新鲜血液。于是我很顺利的就加入了南棚的大家庭。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