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野狼Disco》和《我的滑板鞋》歌手为什么有截然不同的结局?

摘自:老摇滚|2019-12-09 10:04|作者:中散

文章摘要:近几天出了一条新闻,庞麦郎在准备卖鞋。做了自己的品牌,做了前期的准备,可能最近会上线。

当《野狼Disco》火遍全国并在文化层面被广泛讨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起4年前的那首《我的滑板鞋》?



《我的滑板鞋》白描写实的小镇青年梦想,可以感动贾樟柯,就像《野狼Disco》可以作为东北伤痕文学的复兴来解读一样。庞麦郎和老舅都是真实失意的歌手,用自己最擅长的表达方式写了篇浮生日记,然后一时间成为用来伤春悲秋的载体,被其他人用来转载,以说明自己的孤独落寞,和品味的不俗。


但风潮过去后,唱歌的人还是要面对自己。老舅是位明白事理的老铁,知道自己能大火的期限有限,他在《吐槽大会》上说:从这首歌红开始,我就掐着指头开始倒数了,我知道我自己一定会过气的。他说估计自己也就剩两个月了,这两个月要尽情蹦跶,该吃吃、该喝喝,多露露脸。——一件无奈尴尬的事实,就在俏皮的自嘲中消解了。



可庞麦郎不明白。各种力量裹挟着他、消费着他、高捧着他的时候,他可能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那双滑板鞋,时间终于给了答案。可是时间只会不停地提出问题,除了身上的商业价值被吃干抹净之外,自己也被扒了个底朝天,说谎、违约、假唱、个位数观众的巡演,他再也登不上头条,有热度的新闻都是在挖掘感慨他的现状。


“我告诉自己这真的不是梦”——这个梦现在醒了吗?


近几天出了一条新闻,庞麦郎在准备卖鞋。做了自己的品牌,做了前期的准备,可能最近会上线。


在那条视频里面,每个画面都有巨大的信息量,坚持认为自己站在时代前沿的庞麦郎,和不符合他描述的每一个周边细节。那个自以为然的他不是他,那个众人皆醒我独醉的画面里的他,才是他。



他读不对自己品牌的发音,但依然认为自己的音乐是超时代的。贾樟柯导演对庞麦郎的支持可能是完全发自内心的,但如果他把庞麦郎的故事拍成电影,可能和当年那篇《惊惶庞麦郎》的效果没有什么区别。



没人会感慨你的小人物梦想,绝大数人都是小人物,都有梦想,都有过异想天开的滑板鞋,同时,也都需要生活的调剂。当庞麦郎不再具有任何神秘感的时候,那些生活的调剂,只能从庞麦郎种种不能融入现代都市的突兀感里面找。最多出于展现自己人文关怀的目的来表达一下同情,不能再多了,不能去买演唱会门票支持,因为确实对歌已经没有了兴趣,因为庞麦郎的演出确实也没有专业性可言。


买票不可能了,但买鞋还是有可能的。


如果运作得好,助推得好,这门卖鞋的生意或许能赚上一笔,但不是冲着滑板鞋的情怀,不是冲着庞麦郎的音乐梦想,只是冲着那份猎奇,那份新鲜,那份与众不同。


这是庞麦郎最后的卖点,可惜为时太晚。


真正勇于面对“被消费”的命运的人,敢于在自己被消费的同时,加把劲消费自己,而且这本身是一个比普通人都要幸运太多的命运。


现在卖鞋的庞麦郎,和当年找鞋的庞麦郎,还是同一个庞麦郎,沉迷于一个坚信能实现的梦想无可自拔,意识不到自己已经差之千里,和现实擦肩而过。


和荒唐现实对照的是,他们自己的歌,放在自己身上是自洽的。唱《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一直告诉自己找到了滑板鞋,这真的,这不是梦;唱《野狼Disco》的老舅,哪管它是真是假。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