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张云雷,张艺兴,王嘉尔粉丝玩碰瓷,史上最惨的碰瓷受害者张国荣

摘自:哎呀音乐|2019-12-28 14:12|作者: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文章摘要:不说了,我爱张国荣


 
网络之大,无奇不有。
 
今天,我在豆瓣矫情组神游时又意外收获了一则矫情言论:
 
有的粉丝把张云雷捧成了「上天送我们的第二个张国荣」,说两人的美有些神似,我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根据我网络观察员的经验总结,这种吹法其实已经是常规操作了。
 
粉丝们发挥过人的联想能力,把偶像与业界大佬一线牵,用大家来找茬的火眼金睛进行一场连连看式的华丽对撞。
 
该行为学名叫「碰瓷儿」。


很多老一辈熠星们全成了被用来比较的工具人,而且您猜猜谁在这份受害者名单中出现频率较高?
 
喜提古今中外最惨碰瓷儿受害者称号的,正是我们敬爱的张国荣先生。
       

我哆嗦着双手打开微博,把这两年最火的那几位小生加上张国荣三个字挨个儿搜了搜,结果男默女泪。
 
我横竖想不通,仔细看了半天,才从一堆微博里看出字来,满屏都写着两个字「碰瓷」!
 
不管什么角度大家都能见缝插针,比如脸长得像:


                               
唱歌像:


                         
「感觉」像:
       

还有最普适的,能看到张国荣当年的影子:
       

             

              

不知道怎么夸人,形容他有某某的感觉某某的影子就完事儿了。
 
演戏有张国荣的感觉,唱歌有他的影子,张国荣整个儿就一影子传说。
 
其实在精彩纷呈的彩虹屁文化中,影子学说还算是悠着说的。很多粉丝已经不满足「影」的身份,还希望爱豆能复刻传奇。
        


#未来的张国荣# #第二个张国荣# #张国荣接班人#,好像集齐这些标签儿就能被盖戳认证似的。
 
张国荣如同娱乐圈的唐僧,甭管隔着多远都能被各路神佛鬼怪锁定,能跟这个名字沾上任何联系都像给自己加了层高光滤镜。
 
为什么大家都希望自己爱豆成为下一个张国荣,张国荣到底有什么魔力?
       



这事儿属实有点儿魔幻,张国荣先生已经离开我们十六年了,到今天却依然能让人魂牵梦绕。
 
当今飞快的商业社会,很多当红流量十六天不发微博可能就被人忘了。
 
只因为他长得帅?
        

因为他性感,色气十足?
       

逗逼可爱?
       

被黄霑和倪匡俩老湿盘了


这些确实都有。而且虽然他光环闪耀,但我却总觉得他似乎离我们没那么遥远,在我的认知里他并不完全是个偶像。
 
说这是接地气吧有点俗,张国荣更像是个热衷做自己的,一个不带任何人设光环的真实的人。
        


模仿声音和外形,一举一动照搬难度系数并不高,但他那股收放自如的洒脱劲儿,这么多年来始终都是独一份儿。
 
从业务能力来说,他留下了那些出色荧幕形象,本身就是小生难以逾越的高峰。
                    

我们拿哥哥最后一部电影《异度空间》举例。电影里,他饰演一个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的心理医师,一到夜晚就会看到令人恐怖的幻觉。
       

他的眼神从最初的温柔慢慢随着剧情发展一层层褪去光芒,还原内心的真实恐惧,在孤独中寻找救赎。
 
电影中角色歇斯底里的状态,也仿佛能让观众透过银幕看到张国荣当时的生活。
       


当然有人会说,一个悟性聪颖的小生碰到了好导演也能出一部影视精品。但张国荣的重点在于无人能模仿,且自成一派的艺术家气质。
 
他那几场亲自设计的出色演唱会就是较好证明,一旦张国荣自己当了话事人,就更没人拽得住他了。
 
假如你发挥列文虎克的死盯精神,从举手投足到目光流转,每个细节都能让你欲仙欲死。


比如这场跨越97演唱会,和现在的小生贩卖人设,有着的差别。
 
什么叫台风潇洒,什么叫动静皆宜。往那一站就是飘逸从容,一言一动都在撩拨着观众的小神经。
        

既耍得了帅也卖得了萌,每个细节都像精心设计过,这些动作要是别的熠星来做,反正上热搜被群嘲是肯定的。
       


哥一开场就是一身出人意料的鬼魅造型。
        


一首摄人心魄的《红》,亮闪闪垫肩西装配上红色高跟鞋,这该死的性感。


虽然我们一遍喊着哥你太美,可这种妩媚风格很多人乍一看确实有些理解不了。
        

 其实张国荣经常尝试女装造型,模糊男女之间的性别界限,展示自己跨越在两性之间的美。
        

 
也就是在那一年,张国荣公开了和同性伴侣唐鹤德之间的关系。演出中张国荣向唐鹤德大方表白,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百转千回。
 
他称呼唐先生为挚爱的朋友与亲人,把唐和自己的母亲放在一起。
        

 张国荣成了香港地区一位公开性取向的艺人。
 
二十世纪尾声的人们还没怎么开化呢,香港社会普遍将同性或双性人群戏说丑化,可哥不在乎。
 
就在98年香港金像奖颁奖晚会上,黄子华吴镇宇张达明仨人在台上拿《春光乍泄》开涮,导播频频把镜头扫向张国荣。
        

 
跨越97的演出就像一个信号,张国荣做的事都只为了活出自我,不怕任何人逼逼赖赖。
 
相比于张国荣跨越97的干净萨利,到了2000年的热情演唱会他就更放飞自我了。
 
而这场演出,也成为了张国荣生命中的点睛之笔。
        

 那天他接了一头长发,用裙子、紧身衣等各种装扮轮番轰炸歌迷的双眼。这些「出格」的服饰并非为了博人眼球,哥是有表达的。
 
从天使到魔鬼,人这一生谁也别想跑。身穿浴袍的张国荣,慵懒地走在舞台上,就像在红浪漫澡堂子一样来去随我,挥洒自如。
       

  
这场空前绝后的演唱会堪称出色,然而却在各路媒体扭曲的报道下被很多人误解。他直面自我,无良媒体给他的却是各种指指点点。

香港传媒对热情演唱会中的造型一通猛喷,用「贞子化身」、「扮女人」等污名讽刺。更有电视剧以「人妖」、「变态」来影射张国荣。
        

张国荣一直太超前了。
 
开个脑洞,假如当年他那么沉迷自我表达,活得虚伪一点,不去挑战世界别去招惹大众脆弱的小神经,否认自己的爱人不创作争议作品,会不会活得更快乐。
       

只要随着大流走,随便卖几个人设,那还会有那么多口诛笔伐,有没有可能轻松地过完这一生。
 
毕竟他那么可爱只要在镜头前说说别人爱听的话,一路逢场作戏还会有很多人爱他。
        

 可如果这样,对张国荣来说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爱他,恰恰是因为他是最真实最混不吝的张国荣。


《沉默是金》歌词怎么说的?


笑骂由人,洒脱的做人。
        

哥哥把《我》放巡演最后一场压轴的位置,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做人嘛,就是得潇洒磊落,无论身处怎样的位置。反观现在的当红熠星,更多的作用是供人观赏,伸不开胳膊腿更不敢轻举妄动。
 
假如王家卫突然想不开了打算要拍个《春光乍泄》续集,想找个年轻熠星来旧梦重温,谁敢来?
        

张国荣为什么会成为张国荣?


要我说,张国荣先生就是摩登人群人性解放的先驱,我们普通人也会羡慕他,谁不想像张国荣那样扔掉面具生活。


有个故事说拍摄《霸王别姬》的时候,张国荣教训了一个家暴妻子的京剧演员。那天对方不少武生朋友在场,要打张国荣肯定吃亏。


英达回忆,但张国荣就那么男人地站出来,说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一个肉体凡胎的人,到张国荣这儿就算是天花板了,再往上只能把耶稣如来佛搬出来。
        

 其实粉丝这些行为我们也能理解,但别光碰瓷啊,让偶像想办法去靠近,达到他的境界,学着成为他啊。
 
如果说张国荣是熠星中被碰瓷最严重的那一个,那就希望大家碰得精密准确一点儿,知道哪最值得碰。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像张国荣这样特立独行的艺人,而不是模仿他的服饰、妆容、言行、神情的人工AI。
 
毕竟作为观众,我们比谁都渴望张国荣的接班人诞生。
        

↘︎↘︎↘︎
不说了,我爱张国荣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