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怪不得说,日本歌曲养活了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乐坛

摘自: 哎呀音乐|2020-02-24 09:56|作者:哎呀妞

文章摘要: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香港歌手,但凡叫得上名号的,必翻唱过日本歌曲,靠翻唱日本歌曲走上人生高品质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不知道多少人和我一样,听了Misia的《骑在银龙的背上》,才知道听了这么多年的《最初的梦想》原来是改编自日本的歌曲。

忍不住翻了翻老歌,发现改编日本歌曲这事儿竟然历史悠久。

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香港歌手,但凡叫得上名号的,必翻唱过日本歌曲,靠翻唱日本歌曲走上人生高品质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1985年,亚视举办了轰动一时的亚洲小姐选举,TVB不甘落后,办起了健美小姐竞选。

郭富城作为伴舞,凭借优美的舞姿在肌肉发达的健美小姐中脱颖而出,得到TVB艺人经理冯美基的赏识。


你没看错,彼时郭富城只是名伴舞。

健美小姐选举之后,郭富城进入TVB。但黄金时期的香港娱乐圈何其复杂,纵使外表条件不错,在无线艺员训练班以一名的成绩毕业,郭富城也只是从舞台上的背景板变成了电视剧里的背景板。在众多不知名的电视剧里扮演不知名的配角,打打酱油,最惨的时候,连续三天躺在地上扮死尸。

郭富城迈向四大天王的一步,是拍摄了一则光阳机车DJ1-RR的广告,机车+阳光帅哥,效果跟吴亦凡抛媚眼差不多。



而郭富城的演艺事业要从《对你爱不完》算起,1990年9月,郭富城推出个人首张国语专辑《对你爱不完》,销量突破100万张。
这首歌其实是改编自日本歌手田原俊彦的《シルエットは踊れない》,原唱在日本并不红火,反而是郭富城的翻唱,在整个亚洲地区都刮起了一阵“郭富城风”。

时至今日,30年过去,人们对郭富城的印象依旧是那个跳着《对你爱不完》的阳光男孩。
 
同为四大天王,歌神张学友的歌也有一大片来自于日本。


1984年,张学友唱着《遥远的她》,一举夺得十大劲歌金曲奖。这首歌的原曲其实是谷村新司的《浪漫铁道》。

而后的歌神之路上,张学友的出色曲目《李香兰》(国语版为《秋意浓》)、《月半弯》、《给我亲爱的》、《每天爱你多一点》等歌曲都是改编自日本歌曲。至于差点成为天王的李克勤有两大代表作,一首《红日》,一首《月半小夜曲》。


这两首歌可以说是李克勤的商演必唱曲目,然而这两首歌的曲子同样都来自日本友人。

据传闻,最初想改编《ハーフムーン セレナーデ》的是同公司的光正杰,后来光正杰因为其他歌曲放弃了这首歌。而李克勤一直很喜欢《ハーフムーンセレナーデ》的旋律,便赶紧接手了这首歌,不得不说,听了多年,李克勤版本的《月半小夜曲》依旧如心头白月光,扯人心肠。


除了天王们,王菲的天后之路也要从翻唱日本歌曲开始说起。


内地女孩王菲在中国香港的初登场并不算顺利,80年代,中国香港在资本中纸醉金迷,中国大陆在旁边宛如大户人家的远方穷亲戚。

王菲靠一首《仍是旧句子》敲开了新艺宝唱片公司的大门。但香港人眼里仍是满满的质疑,公司负责宣传的同事甚至拒绝推广她的歌。

为了让她看起来更“港”,公司给她取艺名为“王靖雯”。1989年,王靖雯的发行了同名专辑《王靖雯》,这张专辑里的《尾班车》和《无奈那天》皆改编自日本歌曲。而后发行的专辑《Youare the only one》同样包含三首改编自日本女歌手EPO的歌曲。这两张专辑为王靖雯打开了中国香港的市场,但离天后依旧遥远。

92年,王靖雯从美国学成归来,发行歌曲《容易受伤的女人》,这首歌,红遍全港,横扫香港各大排行榜佼佼者级年终颁奖礼,至此,王靖雯才正式在香港立足。

这首《容易受伤的女人》原曲是中岛美雪的《口红》,后来,中岛美雪还为王菲的《人间》谱曲。

中岛美雪算得上是被中国歌手借鉴得最多的日本歌手,有70多首歌曲被改编成中文歌,翻唱的歌手包括但不限于邓丽君、谭咏麟、徐小凤、王菲、郑秀文、任贤齐、刘若英、范玮琪......

有人戏称,中岛美雪一个人支撑起了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香港乐坛。

▲1977年的中岛美雪

事实上,日本改编歌曲至今仍占领了华语乐坛的半壁江山,点开八九十年代歌手的代表作,作曲栏上很可能就是一位日本人。

比如:

F4的《流星雨》原唱为日本R&B王子平井坚的《Gaining Through Losing》。

陈慧娴的《千千阙歌》是由马饲野康二作曲,《恋恋风尘》是由中岛美雪作词作曲,《飘雪》是由K.Kuwata(桑田佳佑)作曲。


周华健的《花心》是由喜纳昌吉作曲,《让我欢喜让我忧》则翻唱自日本组合恰克与飞鸟的歌曲《男と女》。


刘若英的《后来》、《很爱很爱你》都是由玉城千春作曲,《原来你也在这里》由中岛美雪作曲。


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是由马饲野康二作曲,《红蜻蜓》是由长渕刚作曲。


张国荣的《风继续吹》,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天涯》,范晓萱的《健康歌》、《立正稍息站好》......其实作曲都是日本人。

(以上的歌手歌曲仅为一小部分)

其中一些歌还改编自同一首歌,陈慧娴的《千千阙歌》和梅艳芳的《夕阳之歌》来自于同一首歌:近藤真彦的《タ烧けの歌》。

中文版的三首歌曲其实发行于同一年,但是那一年,陈慧娴和梅艳芳同时角逐香港十大劲歌金曲奖,陈慧娴的《千千阙歌》清亮高昂,传唱度更广,而梅艳芳的《夕阳之歌》唱尽沧桑,最终夺得了奖项。


两人的歌改编自同一首歌,却只有一人获奖,陈慧娴有没有失落不知道,只是颁奖典礼的合唱环节没有看见陈慧娴的身影。
 
为日本曲填上中文词,这在当时是潮流。八十年代的日本处于昭和时代,首都东京堪称亚洲潮流文化的中心。


当时日本的经济扶摇直上,人们看着一片大好的经济形势,举杯纵歌,文娱产业在经济的带领下红红火火。遥在另一端的中国香港深受其影响,就像如今的练习生喜欢去韩国培训当偶像,当时的唱片公司也热衷于把歌手扔去日本培训,殿堂级人物邓丽君、梅艳芳、beyond等等都曾去日本学习过一段时间。

或许人间的悲欢并不相通,但藏在歌曲里的情感足以引人共鸣。

除了原曲动人,唱片公司选择改编日本歌曲跟中国影视圈翻拍国外出色的原理差不多:现成的故事,已经经历过市场的考验,成功的几率更大。比起重新写歌,改编日本歌曲省时省力还省钱。


文化的暗潮涌动从来都不是单箭头,在日本歌曲疯狂输入中国的之后,中国的歌曲也有些许流向了日本。

日本摇滚名人堂教父JAYWALK为了向雨生致敬,翻唱张雨生的《大海》。王菲的于1994年发行的《我愿意》也被日本组合Jaywalk翻唱成 《いかないで》,彼时王菲已名扬海外,除了日本版,《我愿意》还有英文版韩文版。

出色儿歌《世上只有妈妈好》也有日语版:由夏川里美演唱的《マ-マ-ホ》,网络神曲《老鼠爱大米》也曾漂洋过海去过日本。

日本歌手中孝介可以说对中文歌曲情有独钟,王力宏的《心中的日月》,光良的《童话》,周杰伦的《花海》,他都翻唱过。
近年来的流行歌曲《刚好遇见你》、《可惜不是你》、《小幸运》、《告白气球》、《等你下课》都被日本歌手翻唱过。

只是与中国翻唱的歌曲数量相比,日本翻唱的中文歌数量实在寥寥。
 
“日本歌曲养活了华语乐坛”这个说法或许让人不适,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当年华语乐坛创作乏力的现象。

但与如今暗戳戳的抄袭裁剪相比,曾经的改编歌曲都是标明了出处的。版权由唱片公司购买,无论是改编日本的,改编韩国的,改编美国英国的,在歌曲的作曲栏里,改编者给了原创者足够的尊重。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