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惊雷”MC喊麦是个什么玩意?

摘自:上和弦|2020-04-13 10:23|作者:弦姐

文章摘要:MC全称Microphone Controller,喊麦的主要形式是在网上下载一些伴奏,套用一些古诗词,熟练运用四个字“我,他,这,那”,跟着伴奏以简单的节奏进行表演。

就在前几天,杨坤在抖音上进行直播,跟自己的粉丝聊聊天,然后一个粉丝让他直播唱《惊雷》,杨坤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这个《惊雷》是啥东西。

当天直播结束后他可能去找了一下,后来直播时又有人在直播间带节奏,刷屏问《惊雷》,杨坤就在直播中怒谈了自己对《惊雷》的看法,就是那种很气,但想着自己是公众人物,不能爆粗,只能憋着的感觉


但即使是这样,杨坤老师的评价也并不怎么好听。


比如他提到:“那是什么东西,真的是给了我一个《惊雷》啊,脑子没事儿吧,太难听知道吧,就不是一首歌太俗气,喜欢听惊雷的以后别进我直播间,太难听了。”


不是我说哈,做人呐,真的不要这么得寸进尺,早些日子你们让周杰伦学猫叫,现在又想叫杨坤唱惊雷?


MC六道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一天就给杨坤发了三个回应,并声称“这歌比你任何一首歌都要火......”这两个人比作品热度......


“这城市那么空”下一句是什么,有人不知道吗?



MC全称Microphone Controller,喊麦的主要形式是在网上下载一些伴奏,套用一些古诗词,熟练运用四个字“我,他,这,那”,跟着伴奏以简单的节奏进行表演。
 

噢,等等,我没想到你可能还不知道《惊雷》是个什么东西的情况。那先说一下,《惊雷》是MC六道在2013年创作的喊麦作品,但最近在抖音上火得不行,都有十几亿的播放量,相当于每一个中国人都听了至少一遍,就是这么的火。


曾经这首歌还出现在《中国有嘻哈》的节目中,吴亦凡也是很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就像上文所说的,这个流量至上的年代,一个IP火了,自然就会吸引更多的人进行二次创作,所以就有了各式各样的《惊雷》,比如戏腔、古风、电音等等版本。


如果你想细细品一下的话,请~对于任何不适,笔者概不负责


我们回来看看MC六道这一天三遍的回应里有哪些槽点,比如:


  • “存在即合理”

  • “这是新型喊麦,有好多年轻人喜欢”

  • “给人快乐的音乐就是好音乐”


先不说这个把麦克风都P弯掉的美颜,就这言语中透露出的傲慢,你细品,就很搞笑


喊麦是啥我相信大家都懂了,也可以脱口而出那么几句,比如那曾经风靡一时的“一人(空格)我饮酒(Space)醉,醉把(barre d'espace)家人(пробел)成双对”(为啥你能发语音?

对吧,但“新型喊麦”?笔者承认自己才疏学浅,不是很懂什么叫“新式喊麦”,所以特意听了《惊雷》之后,我的表情是这样的:


一.不要用“音乐没有高低贵贱”当遮羞布


其实在笔者喷宋孟君的那一期,就有人用这个说法来反驳我,“音乐没有高低之分,有人喜欢就行”,然后MC六道也是这么反驳的...这么说吧,“音乐没有高低”这个说法原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最简单的,我的歌跟Hans Zimmer的歌谁高谁低?那当然是Hans Zimmer的高啊。你或许会说玩电子的在音色上会有更多花样,但那些写惯影视配乐的人玩起新设备来一点都不输你们。

建议去看看Spifire Audio创始人之一——Christian Henson的频道,人家都这岁数了(具体多大笔者也不知道,但看他这个头发状况应该也不年轻了),为了让自己的作品音色更加丰富,还肯去从零开始学习模块合成器。
 

所以“音乐没有高低贵贱”的潜台词其实只是“我,恰烂饭就足够了”,这句话也只不过是你们不愿上进的遮羞布罢了,别装作自己活懂了似的,恰烂饭就恰烂饭,承认吧


二.火≠好作品,这是可悲的


我也不知道MC六道是在装傻还是啥,作品火了真的就意味着这是大家都喜欢的好作品?

常理来说是,但现实呢?有多少人是单纯看笑话这样去看《惊雷》的?真的有人会认为很好听吗?或者说有人把这个当音乐吗?(可能还真有,但这样的人应该不会看到这篇文章,让笔者看看能不能钓到这样的大鱼
 
很可悲的是,当下的大环境,大家都想要流量,都想被别人注意到。那不可避免的,为了涨粉,你就是要挑一些当下很火的东西进行二次创作,又好死不死,火的是《惊雷》这样的喊麦作品...

那为啥火的是《惊雷》,而不是其他东西?其他一些正常一点的东西?就是因为正常的东西它火不了啊...

不难发现,在当下,猎奇的东西它更加的吸引眼球、更容易火。与其说我们的审美有问题,还不如说我们是在审丑,想想你的寒王、再想想老八。


三.我酸了,杨坤也酸了


其实杨坤这么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相比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也一样很气。

为啥啊?我们每天坚持练琴,每天啃乐理,写一首歌光音色就琢磨半天,为了表达自己每一个词都精心挑选,用自己能买得起的最贵的麦录音,就算自己不懂混音也花点钱找别人来混、母带...

最后好不容易发新歌了,结果听众还没别人坐电脑前喊喊麦的多,赚的钱也没别人多,换您您也酸。但我能干点什么吗?你能干点什么吗?他呢?
 
或许大家改变不了大众的审丑倾向,但你至少还能坚持住自己的原则,不要比烂;而我至少也还能坚持给大家写文章,分享一些我学到的音乐制作知识,也希望大家能坚持看、坚持学、坚持交流。

我们或许改变不了外部环境,但至少我们可以改变自己,不安于现状,当外部环境变好的那一天,我们能够有能力去迎接。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