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农民歌手“大衣哥”,自走红后村民欺负了他9年!

摘自:哎呀音乐|2020-04-20 10:06|作者:哎呀妞

文章摘要:“大衣哥”朱之文到底怎么了?被人欺负成这样,还要赔笑?这要从朱之文成名后起。

朱之文感谢警方拘留踹门男子上了热搜,总算给大家了一个交代,那两个人被刑拘十天。


这事起于昨天一个网络热传视频,事情发生在“大衣哥”朱之文家门口,也不知道为什么朱之文家门口围了这么多人,墨镜男和瓜子男叫嚣着要破门而入,两个人互相赌脾气,最后,墨镜男没说啥几脚把门踹开,准备强行进屋,然后被大衣哥家里人给哄了出来。


轰出来后墨镜男接着叫嚣,“我就是踹,他不敢管我!”没过多久大衣哥朱之文出来了,我以为他会提着四十米的大刀闪亮登场,然而并没有,朱之文面露苦笑的跟大家聊天,合影……


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真实发生在2020年!单看这个行为,墨镜男和瓜子男这种目中无人的行为,不说还以为是上门讨债,结果只是为了合照?真是活脱脱的无赖!


“大衣哥”朱之文到底怎么了?被人欺负成这样,还要赔笑?这要从朱之文成名后起。


2011年42岁的朱之文参加当地一款《我是大熠星》草根选秀节目,在舞台上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炸裂了现场。是的,说惊艳都差了那么点感觉。


演出现场评委怀疑朱之文是专业的歌手,以为他穿件破大衣cosplay农民来博同情,当场问了几个种田知识,在地里干了几十年活的朱之文对答如流。主持人也怀疑他,看他的手检查是不是弹钢琴的,结果朱之文的指甲缝里全是黑的泥土。评委又不甘心,关了伴奏让他清唱一段……


从此大衣哥朱之文凭借天生好嗓子迅速走红,参加了2012年的春晚,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熠星。


这些年草根出生的熠星不多也不少,大多数人挣钱后都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活得像一个熠星一样,然而朱之文没有,依然生活在菏泽市单县的朱楼村,过着农家生活。


这年头能成为熠星不容易,何况又是出身草根,村里村外都对朱之文充满了好奇!来往的人一直有增无减,尤其是这两年,除了一睹尊容外,更多人是想给自己挣点钱花。


怎么挣钱?在这个魔幻的互联网时代,流量就是金钱,发一段朱之文唱歌的视频少则挣几十块,多的时候能上百,曾经一个较高播放量的视频挣了350块。


最早给朱之文做直播那批人,有人不到一年就买了小汽车。还有人积累了一百多万粉丝后卖账号挣了60万,这么看来朱之文简直就是摇钱树。


每天干农活能挣几个钱?现在拿着手机直播朱之文就能挣钱,谁还干活?所以你就看到了视频里那些热心的围观群众,几乎人人都拿着手机,据说鼎盛时期全村一千多人中有七八十号人每天就等着朱之文起床,只要朱家大门一开,这帮人就冲进去找好位置直播。


直播的项目琳琅满目,直播朱之文唱歌,直播朱之文聊天,直播朱之文干农活,直播朱之文吃饭,连朱之文的老婆儿子和女儿都不放过……你能想到的,和你想不到的都有人在直播,这让朱之文感到恐惧,自己和家人生活在一个完全没有隐私的环境里,这谁受得了?


朱之文起初不开门,然而有人为了拍视频从门外翻进来,朱之文装高了围墙,这些人爬周边的树翻进来,朱之文又种上了仙人掌,根本拦不住,在挣钱的道路上这点磨难算的了什么?


朱之文给家里装上新大门,在门上写着“私人住宅,严禁闯入,攀爬危险,后果自负”,然而这惹怒了村民,在门口大骂朱之文架子大!没几天还被人把门上的春联给撕了。


所以大家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踹门了吧!


(朱之文“被直播”的九年:他们没有一天不来)


要知道朱之文从来没有亏待过村民。


朱之文成名后全村人都来借钱,如今朱之文家里压着一百多万的欠条,多年来没人还过。


不但不还,甚至觉得朱之文应该给大家发更多的钱!


他出钱给村里修了路。然而村里的人毫不领情,嫌弃他“修得太少了“,把纪念的路碑砸个稀烂。


去年,朱之文响应号召捐款140万建设家乡。面对今年全国疫情朱之文又拿出20万支援武汉,没过几天又拿出20万支援县里的防疫工作……从去年到今年疫情这几个月,朱之文一共捐款180万。


然而就这样还有人觉得他做的不够,就不能看着他有钱,就不能让他过的好,一定要压榨出他身上最后一滴血汗。


如今,他们又开始直播朱之文来挣钱……


当我看到今天朱之文那严谨郑重的官方感谢声明后,我知道没有人真的在意朱之文的感受,那些人依然把他当成当年的那个傻子“三大嘴”。


曾经有记者去问大衣哥,天天被这样骚扰,为什么还要留在村里?


老实巴交的朱之文只憋出了四个字:故土难离。


朱之文的成名可以说上天恩赐,也可以说是坚持的结果,常常说人的性格又决定了命运,然而机遇总是留给做好准备的人。


他自幼喜欢唱歌,天性无拘无束,走在哪里唱在哪里,心情好了唱两嗓子,心情不好也唱两嗓子。而朱之文的这个习惯却成了村民眼中的“精神病”,背后经常议论他,说他唱歌跟鬼哭狼嚎似的,就这样给他取了个外号“三大嘴”,但朱之文不在意村民怎么看他依然唱歌练歌。


年幼辍学,朱之文按理来说是没有任何学习音乐的途径。朱之文把小学学过的革命歌曲唱的滚瓜烂熟,一遍又一遍的唱。


但是真正打开朱之文音乐世界的是一台平淡无奇的收音机。那时候朱之文在家干农活,有天突然听到邻居家传来的音乐,居然这么美妙。他顺着声音找了过去,看到一台收音机。从此朱之文就惦记着,自己也要挣钱买一个收音机。


1986年17岁的朱之文外出打工,在窑洞里搬砖拉车干苦力,拿到一个月的薪水后,别人都是吃一顿好的,他却把工资用来买了一台二手录音机,一个黄河牌半导体收音机,和一盘《中华大家唱》卡拉ok磁带,还在旧货摊买了两本乐理书。


后来,朱之文又买了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的教学磁带,就是跟着这一盘磁带开始学唱歌。你很难相信,朱之文就是这么把歌练出来的,他的经历让我想起了非洲的那些长跑运动员。


(朱之文当年省吃俭用买的磁带)


多年之后,成名后的朱之文找到金铁霖教授拜师时,金老师很惊讶,从来没想过一个人跟着自己的教学磁带自学,居然能唱得这么好。


即便朱之文当时已经全国有名,但是在见了金老师后表现得非常尊敬,向老师表达深深的感谢,还问了老师很多专业声乐问题。


在现在这个浮夸的时代,像朱之文这么认真的歌手已经不多了。


但是这样一个认真、善良的人,却被自己最珍惜的父老乡亲们欺负了九年。


随着事情的发酵,我看到了更多无耻的人,居然有人假冒朱之文,在微博发声。要不是朱之文后来澄清了自己从来不上网,不会用微博,谁能知道管这个账号的人还会干出什么呢?


在这个流量当道的时代,村民们都像着了魔,今天直播踹门能挣几千块,那明天呢?把门烧了?后天呢?今天事情闹得这么大,流量这么大,我很担心会有一些无知又无畏的人还会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难道真的应证了那句话,人善被人欺,人贱则厉害?


我只能呼吁所有看到这一篇文章的人,如果以后你在哪个app上再看到朱之文“被直播”,不要再给吸血的人贡献流量。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
相关产品
热卖促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