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仙剑奇侠传》过去15年后,我现在才听懂《一直很安静》

摘自:哎呀音乐|2020-05-28 09:15|作者:哎呀音乐

文章摘要:电视剧出于“戏剧冲突”的需要,却大力渲染赵、林两人的性格反差和感情之争,于是“林月如是第三者”这一观点的认同度,曾一度随着电视剧的热播而达到了顶峰

“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一场雨,把我困在这里,你冷漠的表情,会让我伤心。”


如果你出生于80年代的尾巴或90年代的前奏,应该没办法正常读出这几句话。


对80、90后观众来说,如果要选出一个“意难平”电视剧,十五年播出前的《仙剑奇侠传》(后简称《仙剑》)应该拥有姓名。


尽管当年这部剧的人设和剧情,曾引发了游戏迷和剧迷旷日持久的骂战,但《仙剑》电视剧和其原创音乐,却成为了双方人马青春回忆的重要组成。


那个时候,大多数手机还不能正常播放音乐,加上磁带、CD和随身听又比较贵,所以随时随地能听歌的MP3、MP4逐渐流行了起来。


而《仙剑》热播的时候,大概不少人都在循环播放着“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杀破狼》作为片头曲,磅礴中带着一丝伤感,仿佛分别对应了《仙剑》里的江湖世界与爱情宿命,而演绎这首歌的女声,空灵而又沙哑,让这首歌至今听来仍然非常抓耳。


创作并演唱这首歌的兄妹组合JS,妹妹陈绮萱做主唱,哥哥陈忠义负责创作与和声。


他们其实早在1999年就发行了首张专辑,却无奈因为遭遇公司人事变动,直到5年后才得以重新出发。


没发片的5年里,陈忠义写了很多好歌,比如孙燕姿的《The moment》,张智成的《凌晨三点钟》,以及曾经在毕业季一放,就会引发大合唱的可米小子的《青春纪念册》。

(JS的首张专辑)


可即使他们的《杀破狼》和《花与剑》两首作品终于因《仙剑》而大受欢迎,JS依然并没有像剧中的几位主角一样一红再红,更一度传出组合解散,甚至主唱去世的假消息。


反观彼时的同门姐妹S.H.E,在近20年的演义经历中,专辑、演唱会、奖项、新闻都不曾缺少,已经成为了华语乐坛极为罕见的“组合神话”。


不过JS似乎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清静,从两人没什么热度的社交账号来看,他们的工作重心已经转为广告音乐,你看到的王俊凯、宋茜的广告,配乐就出自他们。




不过他们仍在坚持原创,给周深写了歌。



多年来,关于“被低估/埋没的歌手/组合”之类的讨论,始终都有人提到JS的名字。


虽然境遇不算如意,但JS在浮尘间,却一直没有真正放弃。



而比起被低估和埋没,演唱插曲《一直很安静》的阿桑,境遇似乎更令人唏嘘。


有一说一,如果不是这首歌的出现,相信很多人不能理解剧中“林月如”这个角色的存在。


《仙剑》游戏采用了富有戏剧性的“双女主”设定,但游戏中李逍遥却没有明确表态自己更喜欢谁,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本来学术界普遍有两种声音。



但电视剧出于“戏剧冲突”的需要,却大力渲染赵、林两人的性格反差和感情之争,于是“林月如是第三者”这一观点的认同度,曾一度随着电视剧的热播而达到了顶峰——这也成为了《仙剑》电视剧多年以来,被部分游戏迷揪着骂“改编不是胡编”的原因之一。


因为在游戏里,“二女夺夫”这种狗血剧情,与林月如的人设基本背道而驰,毕竟虽然她虽然表面是个风风光光的大小姐,背地里却是个暗恋“土包子”的年轻女侠。


起初为了找灵儿,林月如带着一根鞭子就敢陪李逍遥连夜上路,即使有“比武招亲”的既成事实,她却害羞地说“你就叫我月如妹子,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了”。



而哪怕有从隐龙窟开始,吵吵闹闹中逐渐拾起了默契,给趴在桌子上熟睡的李逍遥盖被时,她也只能感叹“李大哥,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更难得的是,作为出生入死的红颜知己,得到李逍遥一句“吃到老,玩到老”的承诺,她就开心得跟什么似的。



然而游戏里这些细节,电视剧基本改了个稀碎,几乎全靠这首动人的插曲的“救场”,才让很多只看过电视剧的观众,逐渐明白游戏里这位大小姐复杂的心境。



《一直很安静》也让一部分人迷上了阿桑的声音,然后幡然想起“哦,《叶子》也是她唱的”。


没错,就是那首“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阿桑演艺生涯不长,直至2009年因癌症去世,也只发过两张专辑,没什么新闻,更没什么绯闻。


她总是唱着悲凉的歌曲,可她清冷的音色,却又能给听众奇异的治愈能量。

于是她也成为播放列表中非常特别的一种存在——虽然不会经常反复地听,但独处时刻偶然遇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或许就像她自己唱过的那样吧: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相比片头曲和插曲的火热,动力火车演唱的片尾曲《终于明白》被Cue的几率并不高,但这首歌其实非常巧妙地呼应了剧中每个人的爱情。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剧里的恋人甚少没有实现“相爱相守”的夙愿,即使像阿奴和唐钰一般,最终双宿双飞,却也并不是如传统所愿的一般圆满。


很多人直到现在还不能理解部分剧情,比如关于彩依为了救刘晋元自我牺牲,李逍遥当时若有所思地表示“她说留下来的人更痛苦”,林月如却懵懂地回答“我不明白”。


而最后孓然一身的李逍遥,抱着自己和灵儿的女儿,却双眼空洞地问同样曾经为情所困的剑圣:你明白了吗?



我想当年追到这个地方的观众,就算一时不明其意,却也知道,就算有再多地不舍,对这部剧也该放手了。

尽管作为一部根据游戏改编的仙侠剧,《仙剑》在剧情和制作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但它的影视原声,却在那个“一副有线耳机耳机能连通两个小宇宙”、“一个歌词本就能录尽人情冷暖”的年代,留下了太多闪光的回忆。

古诗有云:十年磨一剑。


《仙剑》电视剧播出的2005年,恰巧也是《仙剑》这款单机RPG正式发售的第10年,而因为背负着游戏迷的万千期待,它的改编会引来争议,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陷得太深的玩家和读者,都一个德行,一旦影视剧改编后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样,忍不住要喷两句。

要知道,在1995年那个把台式机奉为“高品质品”的年代,多少男孩曾为了通关《仙剑》,不惜冒着被家长打断腿的风险,偷偷攒钱到游戏厅或者“黑网吧”练级、刷怪、走迷宫,或者坚持购买《电脑报》之类的刊物,就为了寻找他人总结的秘籍或者隐藏玩法。




而这部游戏的魅力,并不止于仙侠世界中如梦的爱情与残酷的宿命。


游戏团队呕心沥血地做出了极富古典美和想象力的画面,以及极富传统民乐特色的配乐,在那个技术匮乏的年代,也是让玩家们觉得“无法超越”的重要因素。


在《仙剑》系列游戏配乐中流传最广的,莫过于彩依的个人主题曲《蝶恋》。

《蝶恋》当年只是一首像素感极强的Midi音乐,但其哀婉的曲调,却把彩依为爱牺牲一切的纯粹与无畏,凸显得淋漓尽致,给当年玩家们懵懂的爱情观,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随着技术的进步,“仙剑”游戏系列无论在画面精美度,还是人物动作流畅度方面,都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但在音乐方面,制作人们却始终坚持着对民乐元素的高度热情。


比如《仙剑奇侠传四》(后简称《仙四》)的原声音乐中,选用二胡和笛子合奏的《回梦游仙》,算是近年少有能听出韵味又不觉得恶俗的“古风”曲,它空灵悠远的调子,让人对那个“御剑飞行”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而《仙四》改编自《仙剑》的《大开眼界》,在原有基础上加入了丰富的民乐配器,既满足了老玩家的怀旧,又更添了几分节日的欢乐,让人不得不佩服《仙剑》系列各代音乐制作人间的传承和创意。

或许也是因为不想在艰难困苦中轻易忘记曾经单纯而热血的自己,或许是因为不想看到“匠心”在丰富物质生活中逐渐消散,回忆和怀旧成为放松心情的良药,古早的影视和音乐作品,也逐渐充当了“穿越”的道具,让我们可以短暂地与昔日的美好共处。


所以恍惚间,我们仿佛又看到了那群对着星空发誓的傻子。


他要做天下一的大侠,却成了孤独终老的旅人。





她要做一大帮的女帮主,却成了锁妖塔下的尘埃。




她要让南诏子民永远幸福快乐,却难逃自己的宿命。


还有要抛头颅洒热血的他。



要忠肝义胆保家卫国的他。


以及哪怕是只想天天开开心的她。



最后都只是岁月中的一个美好的影像。


那他们说的“今日一别,十年后再相见,不见不散”,你还念吗?


要不不念了吧。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