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一年过去了,《乐队的夏天》的乐队,现在过的怎么样?

摘自: 哎呀音乐|2020-06-05 09:26|作者: 哎呀音乐

文章摘要:对新乐队来说,可能节目是跳板,从中可以获得是翻倍的收入、巨大的名气;但对老乐队来说,则只是漫长的音乐生涯中,一个不大不小但值得怀念的演出经历。

最近网上流传了一份《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定档名单,其中有时隔十多年重组的Joyside和达达乐队,以及木玛、野孩子这些老牌乐队、还有独树一帜的后海大鲨鱼等等……


乐迷们对这个夏天又开始有了期待。

一年前,《乐队的夏天》把三十一支不同风格的乐队推向镜头前,选出了中国HOT5乐队:新裤子、痛仰、刺猬、click#15、盘尼西林。除了这五支名义上的“HOT5”,参加节目的大多数乐队都随着《乐队的夏天》的热播而扬名。


一年过去了,这些乐队都在干什么?《乐队的夏天》到底带给了他们什么?


热闹


新裤子乐队在参加节目之前,已经小有名气。摩登天空CEO沈黎晖曾经坦言:头部乐队是很挣钱的,新裤子这个级别的乐队出场费大概在40万。


新裤子不差钱,差的是相对于主流歌手的存在感。


《乐夏》之后,佼佼者新裤子的存在感是所有乐队中较高的。


人们发现:王子彭磊的“彭言彭语”皮中带稳,贝斯手梦姐又美又飒,弹键盘的庞博士神似沈腾 ......

       

节目结束后,新裤子的各种商业活动,采访邀约纷至沓来。


他们出书办展,有东家做的《摩登天空:新裤子——最后的乐队》;还有彭磊、庞宽合写的《生命因你而火热》。

     

他们给雀巢拍了新年宣传广告;为健身APPKeep推出了“摇滚燃脂课”;和刘宪华、说唱歌手Gai一起代言乐堡啤酒;


和华晨宇、毛不易、刘柏辛一起代言雪碧;而李宁还把「新裤子」实体化,推出国潮礼盒;王子彭磊,还给宝马的一款敞篷跑车拍了广告......


下了《乐夏》舞台,我们还能在Bilibili晚会、东方卫视阅文盛典、湖南卫视歌手节目、五四晚会等舞台上听到他们的迪斯科。


而每一个在沙雕视频中寻找乐趣的年轻人,也永远不知道《你要跳舞吗》能剪出多少个视频集锦。


       

      


音乐被大众熟知后,新裤子乐队那有趣的灵魂不断吸引铁粉。


彭磊仍然会在微博上胡乱吐槽;


        

       



庞博士还是会穿一身黄色连体衣,和乐迷互动。


然而,彭磊再也不用为了省中介费,穿着西装跑去链家面试;庞宽也不用靠做设计养音乐了。


毕竟,新裤子2020年的体育馆巡演,上海站的万人场馆9秒就售罄了;毕竟,中国邮政还给他们做了纪念邮票,499元一套。

       

      

旅行团向来以“流行乐团”自居。在《乐夏》那个重摇滚、重态度的舞台上,有点小清新的旅行团止步八强。


但是,在《歌手·当代之年》上,旅行团完成了奇袭、再次奇袭、突围赛的三次挑战胜利。


如今,旅行团正在为新专辑做准备。

       

      


面孔乐队究竟有几副面孔?


摇滚老炮们在《乐夏》上收获了满满的尊敬,但一扭头,面孔乐队就跑去《欢乐喜剧人》做助演???

       

      

穿上大褂的主唱陈辉在专业相声演员面前并不逊色,还助力这组演员夺下佼佼者。


事实上,陈辉对喜剧颇有热情。他在疫情期间参与了多档在线直播,顺便给大家传授自己的护肤妙招,甚至还做了一档自己的脱口秀节目。


      

矛盾


《乐夏》捧红了几支原本籍籍无名的小乐队,click#15就是一个。


在获得“HOT5”后,拿着第四名的奖杯,键盘手杨策说:“赶紧回去写更好的歌,把底给打好。把自己埋到土里,重新生根发芽”。


然而,接踵而至的巡演、活动让他们难以抽身。


       

2019年末,Click#15乐队获得今日头条时尚盛典「年度风尚乐队」的殊荣。过不久,他们参加《天天向上》录制,和时下顶流王一博热舞。


除此之外,他们还和李宇春合作,为李安的《双子杀手》唱主题曲《野望》;还做客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Culture Express节目,屏幕下方「The BIG Band」的称谓分外耀眼。

       

       

然而,对于一个刚起步,且风格强烈的乐队来说,为避免“出道即高品质”,突破和旺盛的创作相当重要。


《乐夏》后的click#15在寻求改变。来日方长,唯有实力者才可真正成长为ROCKSTAR。《乐夏》给新乐队们带来的大量关注,成为了前进的压力。


2020年1月15号,完成新年前的最后一场演出后,Ricky立马去往美国拉斯维加斯,决定在全新的环境下用10天的时间完成新专辑录制。


然而,正在Ricky准备回国时,恰好碰上了国内疫情爆发,他只能滞留在美国,甚至错过了和家人一起过年。


这么多的曲折使得4月15日发ep时,Ricky在微博动情地写道:“今年一定得做一个全新的Click15出来!我们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新的音乐旅程!”

       

       

和click#15一样受到关注的,还有二人女子组合斯斯与帆。节目中,帆的空灵嗓音激起了老炮们的“父爱”,而帆因紧张手抖弹不了吉他、PK时和弦简单备受质疑。


节目结束后,斯斯与帆也收到了音乐节邀约,从以前的小酒吧走向更大的舞台。不过,帆剃了个平头,看似乖巧的女孩,也有叛逆的一面。


       

      

创作,是这个小清新二人组最要紧的事。


从4月20号起,斯斯开始抱着小林信一的《地狱训练》开始每日打卡电吉他弹奏,励志以后能玩一把摇滚。



争议


盘尼西林在参赛时,就因为主唱小乐狂拽的性格被网友们批评过。而把黑马九连真人挤出前五,也使得节目的公正性受到质疑。

       

      

《乐夏》结束后,盘尼西林面对最多的,是争议。


石家庄人小乐在英国曼彻斯特留学几年,俨然把绿洲狂傲不羁的性格学得有模有样,渔夫帽和蛤蟆镜所到之处,必有“被打”传闻。

       

      

耳尖的乐迷,把盘尼西林的汉化疑云扒了个遍:再谈记忆=don’t look back in anger(oasis)、雨夜曼彻斯特=new town velocity(johnny marr)......


《乐夏》后,盘尼西林接连参加了几档节目,不过都有点格格不入。


在浙江卫视《天赐的声音》中,盘尼西林和张蔷合作表演老歌,而盘尼西林在唱完自己的那一部分后,除了鼓手还留在场上,其他两位直接离开舞台,被现场评委指摘“把没礼貌当有个性。”

       

       

而在另一档偶像团体竞演类节目《炙热的我们》中,各个偶像团体向拜年一样来问候盘尼西林,而他们连这几个组合有哪些人叫什么名儿都分不清楚;


表演时,小乐像在live house演出一样,给台下尖叫的女团们献飞吻,上一秒还在欢呼的女团成员们,下一秒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程序员子健在《乐夏》后也没闲着。


今年一月份的《天天向上》中,刺猬乐队和大张伟合作《破灭》,而当出色曲目《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响起,仿佛又回到了《乐夏》的舞台。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斩获第四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的“年度音乐”奖项,刺猬乐队还获得亚洲新歌榜的“年度较具人气乐队”的殊荣。可以说,如果没有《乐夏》的推广,刺猬以及他们的歌很难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然而,突如其来的热度也让刺猬有点不知所措。


在亚洲新歌榜的现场,刺猬鼓手石璐活跃气氛,大喊“易烊千玺年不年轻?肖战年不年轻?”被骂上了热搜。部分流量粉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在“蹭热度”,并抨击子健不稳定的现场演出。


而当歌曲最后,子建一脚踢倒面前的麦克架,现场一片哗然时,中国摇滚乐的棱角和拧巴,在此刻展露无疑:当摇滚乐队突然被推入主流市场,水土不服是必然现象。

       


消失


九连真人去哪了?


去年这个时候,他们的日程满满当当。

       

      

《乐夏》结束以后,跑音乐节、上晚会,九连真人的生活充实起来。


但人们发现,九连真人几乎只在暑假寒假以及双休日参加活动,也并不像其他乐队,留在北京继续发展。


九连真人回到了老家,回到了讲台上。


乐队成员阿龙和阿麦在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两个不同的镇子教书,周一到周五。他们正常教课,放学后就抽空去贝斯手万里的仓库排练、创作;如果碰上在外地有演出,就周末往返。


19年12月20日是周六,他们在河北崇礼录节目,早上四点从连平县出发,赶到演出场地试音,已经是夜里11点,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冻住了阿麦的小号,彩排不得不一度中止,拿取暖器烤了一会儿才恢复。  

       


学校里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情况正如九连真人的歌曲《落水天》唱的那样,“落水天,没人在身边”。孩子们最需要的是陪伴和关爱,他们的父母给不了,但身为教师的阿龙和阿麦可以。


也许处九连山脉,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就是他们较好的创作环境。


我们在《莫欺少年穷》听到的志向与迷茫;在《招娣》听到的重男轻女;在《北风》里听到的坚韧不拔,都是九连山给他们提供的最切实的素材,也是他们做乐队的初心。


沉淀


痛仰乐队是所有乐队中官方微博粉丝最多的,也是这一年来较高产的。


《乐夏》之后,痛仰好像没有变:演出票还是抢不到,还是那么特立独行,具有“老炮”气质和佼佼者风范。


在疫情间,他们一时间捐出100万支援武汉;而当所有乐队都在参加在线义演活动时,却选择退出,并宣布用专辑收入的另一半助力困难的音乐人。


       

       

好像也有点变化:痛仰以怒目自刎的“反骨哪吒”为图腾,歌曲常常愤怒嘶吼,但如今,痛仰变得温柔、实验和广博起来。《过海》实质上是一张纯音乐专辑,而《愿爱无忧》则吟诵出了潇洒和松弛。


在音乐中继续沉淀的还有海龟先生。他们慢热、低调,在经历了去年几场演出取消风波后,新歌《伪君子》仍然表现不俗。

     

参加《乐队的夏天》能给乐队带来什么?


对新乐队来说,可能节目是跳板,从中可以获得是翻倍的收入、巨大的名气;但对老乐队来说,则只是漫长的音乐生涯中,一个不大不小但值得怀念的演出经历。


更重要的是,观众们落在乐队身上最真挚的企盼,应当成为他们做好出音乐、继续前进的动力,不要辜负那个热血、炙热、灿烂的夏天。

分享到:
留言
栏目热文
  • 行业
  • 评测
  • 技术
  • 下载
  • 翻唱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