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40年前的日本摇滚乐队综艺,有点意思

摘自: 哎呀音乐|2020-06-15 10:05|作者:哎呀妞

文章摘要:1980年,日本神奈川电视台就已经专为摇滚乐队开了一档综艺——Fighting 80's

自从去年8月《乐队的夏天》爆火后,乐队类的综艺层出不穷,但没有一个能称得上出圈,且动不动就挂上个“国内首档”的tittle。


实际上,国内正儿八经的一档乐队综艺,是17年8月的《中国好乐对》,17年11月的《中国乐队》以纪实类音乐节目的风格出现在电视荧幕上,其中有海龟先生和旅行团乐队,还有18年8月央视策划的《超级乐队》,旅行团乐队也参加过。

所以国内不是没有做过乐队综艺,而是没有火过,直到《乐队的夏天》,才真正把乐队这个比较小众的文化推到了大众面前。

而早在40年前,也就是1980年,日本神奈川电视台就已经专为摇滚乐队开了一档综艺——Fighting 80's。



Fighting 80's是个什么样的节目呢?

80年代的日本正处于昭和末年,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是世界的潮流文化发源地之一,外来文化的冲击让他们接触到非常多新鲜的事物,年轻人们都在追求个性的时尚潮流。

选手们的妆容、服饰、造型都非常的大胆,比如这位半裸着上身、在胸下纹了个巨大的“LOVE”的兄弟。


又或者是这位头顶一撮粉色头发,身穿花衬衫的小哥,如果他此时出现在北京三里屯的街道上,依旧不会落伍。


还有这位拥有厚重刘海的姐姐,说她是从巴黎时装周刚回来的超模我都信。


不过要说最夸张大胆的造型,那有一个人是肯定绕不开的,他就是忌野清志郎。


忌野清志郎在日本享有"摇滚之神"、"摇滚教父"的称号,他的穿着打扮非常有个性,总是一副花里胡哨、看不出本来相貌的不良少年的样子,15岁就开始搞摇滚,19岁正式职业化,成为专业歌手。

他翻唱的那首《500miles》个人风格很强烈,他独特的唱腔让这首歌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他所在的乐队是RC Succession(RCサクセション),这个乐队,在日本摇滚乐圈享有宗师级别的地位。

曾公开说受RC影响的音乐人非常多,在主唱忌野清志郎纪念演唱会上,桑田佳佑、木村拓哉、能年玲奈以及在他的推荐下进入演艺圈的三浦友和等许多熠星都有出席。

他们的言行和时尚也影响了许多年轻人,甚至成为了以一种亚文化,在他去世的时候,有四万三千歌迷去现场和他道别。

节目除了非常前卫之外,乐手们在舞台上的状态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放飞自我。

当时只有23岁的佐野元春(日本80年代流行摇滚天王)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唱到嗨,兴奋地跑出镜头,导致摄像机都找不到他,出现观众们喜闻乐见的“广播事故”。


“现年23岁的佐野元春。尽管他是一个新来者,但仍不为人所知,但他将来肯定会加入星空的。”

这是当时为他写的宣传语,也是一个事实。

佐野元春自己组的乐队叫“Heartland”,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插曲《someday》就是他的歌。

当然了,Fighting 80's还是一个看实力的节目,人才辈出。

Zelda (ゼルダ)乐队,这是日本一批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后朋克摇滚乐队,当时她们参赛时,都还是高中生。


这4个姑娘,1980年发表头款单曲,直至1996年解散,总销量超6万,她们作为女性团体拥有最长的活动经历,在吉尼斯纪录中也有记载。

但即便商业价值不高也没关系,只要实力出色,一样能够得到肯定。

Flower Travellin'Band(鲜花旅行乐队)成立于1967年,受到过无数专业人士的好评,可粉丝就是不买账,乐队的专辑销量一直都很差,但它依旧是日本摇滚乐史上非常重要的存在。


主唱乔山中,也是在国内被刘欢、崔健等多位歌手翻唱的《草帽歌》的原唱,后来他来来央视的《同一首歌》节目中演唱了这首歌。

内田裕也是这个乐队的伴唱、打击乐器、制作人,也是演员树木希林的丈夫,玩了一辈子摇滚的他,死后也“被摇滚”了一把。

在内田裕也的葬礼上,的女儿内田也哉子致悼词,可谓是史上最强悼词,没有之一,文末,他女儿写了一首“内田裕也式”的诗为他送别。

(译为:去他妈的内田裕也,不要安息,起来摇滚)


太摇滚了!

南天群星(Southern All Stars)在日本几乎无人不知,地位非常高,从1975年组建乐队至今已有40多年,他们始终非常受欢迎,成员从未变动过,这在日本流行乐坛是极少见的。


你可能没有听过这个乐队的名字,但你一定听过他们的歌。

作为被翻唱大户,他们的许多歌都被港台的熠星翻唱过,陈慧娴那首《飘雪》就翻唱的是《花咲く旅路》,这首歌由乐队主唱——桑田佳佑作词作曲,他的妻子也就是乐队的键盘手——原由子演唱,薛凯琪和方大同那首《复刻回忆》也是翻唱他们乐队的《真夏的果实》。

所以,听他们的歌,你一定会有种“我是不是在哪听过”的错觉,不用怀疑耳朵,因为你可能真的听过。

日本人似乎特别钟爱夏天,把夏天称作是“恋爱的季节”,这个乐队也是如此,每到夏天就疯狂出歌,歌曲内容也大多和夏天有关。

或许正因为如此,在日文中的“夏天结束了”,才会包含着许多无法言说的意义。


1986年10月,富士电视台开设了一档名为《Music Station》的音乐节目,不仅介绍国内的流行音乐,国外的音乐人也会参演,艾薇儿出演过6次,后街男孩去过3次,咱们国内的女子十二乐坊去过4次。

直至今天,这档节目还在播出。

实际上,富士电视台在1965年就已经做了一档名为《Sing Roustabout》(演唱青年狂欢节)和另一档《Winning Electric Battle》的音乐综艺类节目,尤其是后者,在日本掀起了特有的“电热潮”。

1989年2月,TBS电视台开了一档名为「イカすバンド天国」(又名:三宅裕司的鱿鱼乐队天堂)的乐队综艺,一经播出,真的成为了乐队的“天堂”,许多未出道的乐队通过这个综艺被大家喜爱和熟知,节目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节目的赛制很有意思,是打擂台的形式。

每周有10组业余的乐队登场,由审查员选出一组,挑战墨斗鱼天王,也就是上一周的佼佼者,如果赢了,便取代他成为新的墨斗鱼天王,接受下一组的挑战,如果连续赢了5周,就能正式出道。

而且,只有赢了的人才有资格拍pv,所以实力是的考核标准。

Blankey Jet City就是连续赢了5周,然后顺利出道!


1991年,他们乐队发行了一张专辑《Red Guitar And The Truth》,初登场就在Oricon榜有了销量第八的成绩。

日本歌手椎名林檎是乐队主唱浅井健一的狂热粉丝,在自己的歌曲《丸之内虐待狂(丸の内サディスティック)》中写道:

每天晚上都唱浅井的歌high到极点
……
将来想变成那个披萨店的女生,
然后,
你就会用你最喜欢的那把吉他打我。

但连赢五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其实只要你足够高品质,就算没能连赢5周,也一样可以出名。

Jitterin'Jinn是一个由奈良县组成的日本音乐乐团。


他们在节目中打败了打败了上一周的佼佼者,不过下一周就被另一个乐队打败,虽然只在胜利者的位置上呆了一周,但他们也凭借着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获得了很高的评价,斩获一大批粉丝。

最初知道这个乐团,其实是因为日本的一部音乐类动漫——《Angel Beats!》。

动漫中的一位女鼓手入江美雪,就是以Jitterin'Jinn的鼓手入江美由纪为原型创作的。

直至节目播完,一共有846个乐队参演,造就无数出色。

在三十年后,参与过其中的乐队成员们回忆起那段时光,也仍是满满的怀念和感慨。

在乐队“宫尾歩む和日本社长”中成为第10代墨斗鱼天王的黒沢伸,通过节目正式出道,在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型电机制造商企业就职,他作为公司内部IT部门的经理在某大型电视台工作,乐队依旧继续活动。

生活和梦想两不辜负。

黒沢伸提起当时参加节目时的感受,说道:“原本打算处理青春的可燃垃圾,却一下子点燃了。”

对他们而言,这个节目称得上是人生的转折点。

青春里那些躁动不安的细胞,拥有了一个契机,它们在舞台上炸裂,那是青春的气息,是对音乐疯狂热爱的能量,这份能量也感染着每一个看节目的观众。

这个节目给他们一个把梦想照进现实的机会。

黒沢伸在采访中提到“索尼发行的一张专辑《大车轮》卖出了12万张左右,如果不是那个节目的话,卖不到那种程度,话说回来,本来就不可能出CD。”

当年纪增长,他们不再是少年时,生活和梦想便开始较量。

唱片公司的合同到期,节目热度逐渐降了下来,大家都投入各自的生活,进入公司成为小职员,或是转行成为演员,亦或是结婚拥有了家庭,许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由,不得不中断乐队的活动,但他们对乐队的热爱依旧不减。

“世上没有比乐队更有趣的了。”

他们如此说道。


在这许许多多的音乐节目中,高品质的音乐人就这样源源不断地井喷式增长,音乐界一片繁荣景象,那么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除了当时难得一遇的时代背景,教育也是不容忽视的一点。

在日本,从小学到初高中再到大学,每个阶段都有明确且严格的音乐教育。


小学阶段,主要是引导学生对音乐的兴趣,老师会教一些基本的音乐能力,并且组织欣赏音乐活动;

初中阶段,开始学习乐器,让学生真正体验到音乐的美妙,也了解到更多形式的音乐;

高中阶段,进一步培养音乐能力,在初中的基础上加强对相关技能的教育和学习,有天赋的学生会选择进入专业音乐的领域,没有天赋的大多数人至少也能当个有水平的听众;

大学阶段,即便是理工大学,也有非常丰富的音乐活动,学生们多少都会点乐器,所以会经常举办一些活动,并没有因为专业的限制而放弃对音乐的热爱,经常几个人一搭伙,就是一个新乐队。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哪个阶段的老师,都是音乐相关专业的院校毕业的,师资的高质量也让学生接收到了更专业的教育,还有所配备的音乐教材,都是资历深厚音乐教育学家和作曲家们有针对性的进行编写,不死板枯燥,真正地实现了寓教于乐。


与之相比,我们的差距显而易见。

日本比我们更早的意识到“有用的知识”里,包括了“欣赏艺术”的能力,陶冶情操也是他们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我们挂在嘴边的“德智体美劳”的素质教育,似乎只剩下了“智”和“体”。


自从初二开始,我就没有上过音乐课,对音乐课的记忆停留在了初一学过的竖笛上,我的艺术细胞大概也在那学期结束后就被全部扼杀。

没有观众,再好的音乐也只会曲高和寡,因此国内音乐想要发展,不能只靠专业的音乐人,观众的审美也得跟上。

日本人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的国民审美的高度和多元化,他们的音乐类综艺只要内容高品质,就不会没有人看,好的音乐自然就会被人发现。

只是,想要形成这样的良性循环,我们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犹未可知。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