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曾经叱咤过日本乐坛的中国艺人,除了邓丽君,还有她们

摘自:哎呀音乐|2020-06-30 16:58|作者:哎呀妞

文章摘要:有这样一个中国女子音乐团体,她们出道不到一年时间,就登上春晚舞台。

有这样一个中国女子音乐团体,她们出道不到一年时间,就登上春晚舞台。

 
第三年在日本出道,一张专辑,首日就售出10,000张,两个月内突破100万大关,被日本的国民音乐电视节目《Music Station》连续四次邀请参与录制,自专辑发行后,连续蝉联了当地音乐排行榜30周的佼佼者,至今在日本还有稳定的粉丝群体。
 
上海举办的演出,却被日本、香港两地的乐迷抢光了所有的票,粉丝直接包机来看。以至当时常有人从海外打探,在哪里能买到她们的CD和音乐会票。
 
东南亚各国巡演之时,更是场场爆满。
 
去美国演出,洛杉矶驻华大使亲自安排新闻发布会,容纳1800人的加里福尼亚大学罗伊斯剧场座无虚席,随后成为头款完成在美国多个主要城市完成了巡演的中国女子音乐团体,专辑单日成绩位列Billboard榜首,之后也连续在榜的4周,都保持在前十。

大概很多人都意想不到,上文所描述的,是女子十二乐坊。
 
2005年在日本东京的演唱会,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每个还有小时候和家人一起看电视记忆的人,应该都还记得女子十二乐坊,这十二个素雅的中国女子,每次亮相都给人一种独特到有穿越感的美。
 
十二个人,一人演奏一个古典乐器,没有人声,只有音乐,在那个还有点闭塞,闭塞到觉得外面一切都更好的年代,她们让全国人民,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古乐的内在之美。
    


女子十二乐坊诞生于于2001年的那个夏天,用现在流行的话说,那叫成团。
 
十二个原始成员是创始人王晓京从4000人里,一个一个挑选出来的,每个人都来自于国内高品质的艺术院校,包括中国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和解放军艺术学院。


王晓京是中国当代流行音乐最重要的开创者之一,他创办的星碟文化传播公司也是国内起步最早的音乐制作公司。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王晓京的名字总是与崔健、罗琦、魔岩三杰等连在一起。他曾经做过崔健的经纪人,策划了崔健的一场个人专场音乐会和全国巡回演出。当时16岁的罗琦也由是王晓京发掘,于是后来才有了指南针乐队。把无数人带入摇滚坑的《摇滚北京》合辑,也正是王晓京当年投入全副身家出的。

王晓京(左一)与崔健




千禧年之际,摇滚乐已经不似九十年代那样辉煌,流行乐坛也开始透露出颓靡之势,王晓京想寻找出一条新路。


在创办“女子十二乐坊”之前,王晓京已有5年时间没有正式包装过艺人了。这期间,他研习了大量的音乐形式,古典、爵士乃至世界音乐,而民乐成为了他心中较佳的突破口。

在王晓京的指导下,女子十二乐坊用中国传统的民乐演奏出了融合拉丁、爵士乐、摇滚等包含诸多流行音乐元素的乐曲,一出道就一炮而红。红到什么程度?模仿十二乐坊形式的民乐团泛滥、民乐乐器制造厂的出口量猛增、音乐学院的民乐专业成为了热门,人气甚至一度超过了西洋器乐专业……
 
这在当时的音乐圈被称为“新民乐现象”。
 
当时还引发了音乐界有关人士就女子十二乐坊现象举行研讨会,大家对新民乐的崛起,以及民乐改革是否必须走“西洋化”、“通俗化”的道路展开了讨论。


研讨会上的大佬们并没有得出一个确定的结论,但是现在再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西洋化”不是必须的,但通俗和现代化是必须的。十二乐坊的较大的成功之处就是在保留了中国古乐的根基的同时,降低了收听收看的门槛,向全世界的乐迷敞开了怀抱。
 
她们在外国的巡演上表演过英国摇滚乐队Coldplay的《Clocks》,爱尔兰国宝女歌手Enya的《Only Time》,日本歌后中岛美雪的《Earthly Stars》。

还出过一张圣诞节特辑。
     


每次在国外一个新的城市开巡演,演出过程中,姑娘们都会分别介绍二胡、琵琶、古琴、古筝、扬琴、竹笛、竹萧、巴乌、葫芦丝、独弦琴等中国传统民族乐器的来历、性能和特点。
    

因为她们清楚,当时的团队也清楚,走出去的不只是这十二个姑娘,而是中国民乐,在那个还没有互联网的时期,她们以中国民乐代表的形象在世界舞台上实现了惊艳的亮相。

跟“西洋化”、“迎合”都没有一点关系,民乐我们自己玩了上千年,但要说玩的上佳,实际上还差点意思,或者说,我们的上佳已经玩过了头,过到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属于自嗨。
 
女子十二乐坊在当时和首位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华人歌手周杰伦、一个被BBC拍摄纪录片的华人乐队五月天一样,他们代表的都是中国新一代的出色音乐人,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们的音乐环境是被羡慕的,也是被追捧的。
 


资历深厚乐评人金兆钧曾说过,女子十二乐坊成功有三个因素:演出形式有创意、商业化操作、营销模式成功。之前在东南亚地区,在日本、新加坡的出租车上、酒店里处处都能听到十二乐坊的音乐,乐坊的定位很准确,就是商务演出。但是要想持续发展下去,十二乐坊应该加强创作,作曲是关键。
 
2014年之后,不知道是因为作品跟不上还是因为成员个人原因,她们整整消失了3年时间,官网也从2017年就停更了。
     

直到2017年底,女子十二乐坊重组乐队,试水直播,首场就有56万人同时观看,再一次听到她们的消息,没想到已经被媒体冠上了网红的职称。
 
2018年,在开通直播之后的9个月时间里,“女子十二乐坊”在线上的直播月收入超过百万。女子十二乐坊也算是在互联网时代里找到了新生之道。
     


看起来现在再次出发的女子十二乐坊早已失去了当年“独树一帜”的优势,毕竟,在她们消失的期间,连唢呐都电音化了。
 


回想女子十二乐坊这一路走过来,一直都被夹在两极化风评之间,刚刚开始在世界舞台上斩落头角的时候,国内就有了各路山寨版的女子乐坊出入在各种商演场合。


一开始,王晓京对于山寨者们并没有激烈谴责,他看得更长远,他说,“我们从来不反对别人模仿十二乐坊的形式,她们毕竟有自己的特色,而且对民乐也是好事。”


然而,这些山寨的女子乐团愈发猖狂,更重要的是,她们只学了个壳子——其中一半以上的都是假弹。



在那个版权还没有被重视起来的年代,面对这一个个凭空冒出来的侵权者,王晓京最终携手北京世纪星碟发起百万悬赏“打假行动”,但也无济于事,最后也只是由团队制作人发了一条声明Blog而草草了事。
     

除了有山寨者贪财假弹演出败坏名声之外,女子十二乐坊一直以来还遭受着前辈的批评和怀疑。


2004年,中央音乐学院弹拨乐团的音乐总监、琵琶演奏家章红艳指责女子十二乐坊的演出是“假弹”,并强调:“女子十二乐坊是经营成功的典范,但我否认她们能代表中国民乐。”最后章红艳教授被王晓京以“恶意诽谤”告上了法庭,官司最终以女子十二乐坊方胜诉收尾。然而现在提起十二乐坊,“假弹”这顶恶意抹黑的帽子还是很难摘掉。


同一年9月,二胡演奏家闵惠芬批评女子十二乐坊:“艺术不是靠露肚脐眼的美女上阵、蹦蹦跳跳包装出来的。我不想去看她们表演,也不会去!中国民乐最根本的东西是神韵,可女子十二乐坊却丢掉了这个,只是蹦蹦跳跳怎么表现神韵?她们的东西不可能流芳百世!”而事实上,女子十二乐坊其实从来没穿过露脐装表演,也不会在台上蹦蹦跳跳。
 
不过最恶臭的当然还是要属港媒,《壹周刊》抓住她们黑色的演出服和其他“暴露”的衣服大做文章,直接在头版头条说女子十二乐坊的黑色演出服像“砵兰街”(香港红灯区)街边女子穿的。

然而真相却是那套黑色演出服只是迫于救场才穿上,所谓的“暴露服装”不过是《壹周刊》自导自演的炒作:


总而言之,女子十二乐坊在国外再怎么红,在国内却似乎一直不缺骂,包括再出发的直播之路,更是骂声和掌声齐头并进,诸如“穿得越来越少,拉得越来越跑”这样的批评随处可见。
 
不管是“假弹”还是“穿得少”,这其实都是很勉强的说辞,不管是王晓京时期的女子十二乐坊还是如今搞直播的她们,一直走的都是“观赏型民乐”,以“女子”和新意演奏形式为主,她们的录音专辑数量不多,基本上都是以现场表演为主,现场演出就是她们的生命。但是在既没有坦胸也没有露肚的情况下,却因为演奏的是民乐而反复被诟病为“低俗化民乐”,实际上是非常不公平的。而且姑娘们即便是在准备一场网络直播,也是会提前排练很多遍,现任队长张楠会将每一次排练都录下来,反复听来找寻问题。
      

       
她们在日本巡演的时候,整整2天就睡1个小时,经常半夜就得起来化妆,民乐科班出身的她们,长年累月绷直了身板像个石膏像,脊椎积劳成疾,十几年下来,团队较大的放松娱乐方式就是约着一起去按摩泡脚。
 
曾经在日本有记者开玩笑说:“现在应该都买得起LV了吧?”一身平价运动服的姑娘们却笑着说:钱都存着买乐器和唱片了。
 
 


在我看来,网红阶段的女子十二乐坊依然是独树一帜的,好比前几年因为一首《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而爆红网络的彩虹交响乐团一样,玩法是高品质的,但不是高冷的。
 
女子十二乐坊的玩法是民间的,内核却是世界的,说白了,两者的共同之处就是:有灵魂地创新。


现在国内还能坐下来好好听一场演奏会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更别说卖票了,网络是一种自救,也是一种进阶。


 
但又怎么样,大家都只记得十二乐坊那些“黑历史”,被前辈批评,被港媒嘲讽。
 
当年几乎每篇报道的开头都是“在海外已经爆红的女子十二乐坊,国内却丑事缠身”,有段时间王晓京在接受采访时,连着被十个记者拿着这个教授,那个民间艺术家的评论来反问,他当时只能特别无奈地回应:
 
“女子十二乐坊的初衷就是给老百姓、给世界的,比如我们也想看看京剧,或者是昆曲,河北梆子,经过另外一种形式吸引我们也是一件好事。但是我现在不是说他们以前不好,就是怎么能吸引我们走进他们的剧场去看他们。这是最重要的。”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日本,女子十二乐坊的CD销量比DVD更好,这也说明光凭音乐本身她们已经可以在眼光挑剔的日本唱片市场站得住脚。


以及,女子十二乐坊曾有2张专辑问鼎过日本专辑公信榜的销量佼佼者,曾经是外国组合中数量最多的。后来打破她们记录的,是手握3张销量佼佼者专辑的少女时代,此后韩国组合陆续攻占日本市场,频频占领日本公信榜。到如今,这个纪录的较高保持者依然是来自韩国的东方神起,总共有8张。来自中国的艺人却几乎没在这个榜单上出现过了。

韩国偶像组合少女时代


在没有人的时候,又喜欢呼吁民乐复兴,有人真的将其带出国门的时候,却又都是批评的声音,而且前后都是同一批人,说白了,外面的人要么根本不知道,要么没兴趣的情况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句话,最多算一句自我安慰的心灵鸡汤。
 
在接受央媒的一次采访里,一位成员还分享了自己的二胡被认作是高尔夫球杆的事情:

我觉得传统民乐如果限制在只给某一类人听的话,那是不是越来越少的人知道民乐。

我曾经以前拿着二胡在街上打车的时候,司机说,小姐拿的是高尔夫球杆,说您去打球吗?他们连这是乐器都不知道,也有人拿着二胡的琴盒说这是小提琴吗?都有,

抛开她们商业上的成功,对华语乐坛、对国乐较大的贡献就是,在内在污蔑和诽谤的夹缝中坚持下来了,在外通过中西融合的方式让我们的民乐不再只是一场文化自嗨。
 
国内和国外文娱界舆论环境较大的差别就是,一回不行了,你就是不行,眼光短到只有脚趾前三寸土地。女子十二乐坊早已完成了IP国际和商业化,只要姑娘们能一直不断改进,将融合做的更自然,保持作品的输出,当年的辉煌就不会只是过去。


(完)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策划:达达
作者:XXXMX
编辑:YY

分享到:
留言
栏目热文
  • 行业
  • 评测
  • 技术
  • 下载
  • 翻唱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
相关产品
热卖促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