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越来越懂营销的李荣浩,离音乐越来越远了吗?

摘自:音乐人网|2020-07-13 10:25|作者:Early 王二力

文章摘要:更引人注意的,是这首歌的歌词。总共九个字——“呵”、“哈”、“要我怎么办”、“你想”。

选择专业的个人录音、配音、录歌设备,或者专业的主播直播设备,可以直接访问音平商城网页端,或者使用音平商城app,进入音平商城。


玩直播,做录音,选设备,上【音平商城】

欢迎添加音哥微信,进入音平资讯交流群:lexiang24


8日,李荣浩新歌《要我怎么办》上线。作为华语乐坛中被戏称“不给同行留饭吃”的音乐人,李荣浩一如既往地包办了这首歌的作词、作曲、编曲、录音、混音母带制作等一系列工作。


更引人注意的,是这首歌的歌词。总共九个字——“呵”、“哈”、“要我怎么办”、“你想”。



在歌曲评论区中,我们可以发现,这首新作引发了较大的争议。有人一如既往地吹爆:

       

              

         

       

每个人都有自己欣赏音乐、获取感动的方式。除了赞扬之外,也有不少人对李荣浩这次的歌曲表示难以理解,认为《要我怎么办》是一首欠缺诚意的作品。

       

                           

       

自从2013年凭借专辑《模特》走进主流大众视野以来,李荣浩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善于琢磨听众心理,能够写出直击人心的音乐,造出具有传播力的梗。而新歌风评下滑,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李荣浩这次并没有俘获绝大多数人的耳朵。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李荣浩的“增长黑客”之路

索尼(SONY) 【热巴代言】WI-SP600N 降噪无线蓝牙耳机 运动防水入耳式立体声耳麦(黑色)

蓝牙4.1 NFC连接 数字降噪环境音 IPX4防泼溅 续航约6小时

¥869
               


作为从底层打拼上来的音乐人,李荣浩的营销能力长期以来有目共睹。早在近二十年前,他就混迹当时国内知名的音乐论坛吉他中国,“简历式”的帖子写得条理清晰,就像一个正在求职的大学生,为了方便读者今天一步了解自己,李荣浩还在帖子末尾罗列上了自己的作品链接。这种自我宣传的态度和意识,是当年很多只喜欢埋头做音乐,排斥商业化,不懂得如何推销自己的音乐人所不具备的。

 

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朝代更替,李荣浩又开始在豆瓣和虾米等网站进行自我运营,据行业内知名经纪人迟斌回忆,虾米音乐人最鼎盛的时期,李荣浩自己经营的虾米音乐人在前几名霸榜了很久。


大范围走红之后,李荣浩进一步显露出高超的营销水平,三不五时喜提热搜,对他来说已是常规操作。其中,超短歌曲《贝贝》的发行尤为值得称道。


短短4s的歌曲,在网易云音乐狂砍将近13万评论


2018年10月17日,华纳唱片发行李荣浩录音室专辑《耳朵》,发行次日,专辑中的单曲《贝贝》便在网易云音乐、QQ音乐等音乐播放器的新歌排行榜上排名靠前位。这首歌仅有4秒,歌词就两字儿。


一首还没听到就已经结束的歌


这首歌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出了李荣浩及其团队超前的营销意识,与传统的新歌宣发模式不同,《贝贝》打破了产品与营销的壁垒,你既可以把这首歌当成一个艺术作品,又可以当成一则广告。这套把营销点放在产品里,刺激用户自我传播的模式,与近几年在中文互联网圈中广受推崇的“增长黑客”思维高度相似。


2019年,李荣浩再次打造出了以低成本策动病毒式传播的出色案例。这一年的11月28日,他发了一条微博,表达了对新歌上线流程冗长的不满,并表示“要是12/5号 发不了 我就找个电动车维修论坛 发个帖子 把歌发了”。


这条微博发出后,因其有趣的行文风格被疯狂转发,为接下来将要发行的新作赚足了关注度。最终,李荣浩的新歌《麻雀》并没有登陆电动车维修论坛,而是在各大音乐平台上架,流量喜人。


然而,这次发行的新单曲,似乎并没有延续李荣浩往日的辉煌。除了风评不够理想,《要我怎么办》在数据上也不是很亮眼,截至7月10日1点,《要我怎么办》在QQ音乐新歌榜上的位置不是特别靠前,且有下跌的趋势。


       

《要我怎么办》怎么就“翻车”了?


首先是新鲜感的问题,同样的套路,第二次使,效果肯定很难比一次好。在当初《贝贝》发行时,就有媒体撰文称:“《贝贝》之所以引人注目,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其始创性。如果今后出现单纯靠缩短时长而无内涵、无创新的歌曲,我想不仅不会获得成功,反而会消耗受众的热情,引起反感。”

漫步者(Edifier) TWS3 真无线蓝牙耳机 迷你运动防水入耳式耳塞 (白色)

蓝牙4.2 12h续航  充电盒  通话降噪  IPX4防水

¥398
               

更重要的是,《贝贝》发行之初的角色,是一张专辑里的一首歌。这首歌的走红起到了为整张专辑引流的作用,听众在被一首“沙雕歌曲”吸引之后,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他九首正规严肃的高品质音乐,其中《年少有为》更是受到乐坛的广泛好评,一举斩获Billboard Radio China年度十大华语金曲奖。


       

专辑《耳朵》获得2019目前华人歌曲排行榜年度较佳辑提名

如果《要我怎么办》的角色也是为其他同专辑歌曲吸引流量,这次风评下降其实也可以看做听众情绪在经历一定时间累积后的一次爆发,在很多李荣浩的高粘度乐迷眼里,从《麻雀》开始,其最近发行的几首作品中,都多少有些“营销有余,惊喜不足”的感觉。同样的套路重复两遍,而这次在吸引到流量之后,并没能将听众引导到其他出色的作品。


就歌曲本身而言,作为流行音乐作品,很多从业者从专业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比如音乐人“雪岭洞箫声”就在知乎上发文称,这首歌“主歌和副歌之间衔接不起来,有着较大的脱节”。而歌词方面,“一首歌只有九个字”的噱头,足以得到一次热搜,但如果仅此而已,对于一首歌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音乐人“雪岭洞箫声”的评价


在之前的几首作品发行时,或许出于对音乐人状态起伏的理解,以及往日积累的好感,一些老粉丝和乐评人在评价李荣浩时,说的也很委婉。而这次新歌中似有似无的态度,或许是压垮许多粉丝内心期待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音乐是主观的,够不够深刻有没有情感这种事情,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李荣浩对于这首歌的解释中,我们可以发现,他应该也想表达出一些深刻的,走心的东西。


但截至目前,主流媒体平台对于这首歌歌词的讨论点仍然基本局限于“字数少”与“重复多”,这至少说明,李荣浩心中的“太多情绪”、“描述人生”等元素,并没有在这首歌中被很好地表达出来。


李荣浩的“失手”带来了哪些启示?


虽然新歌让很多人有些失望,但李荣浩的才华和能力肯定不能被一杆子全部否决。


在当代流行产业中,音乐人在商业与艺术之间保持平衡,有时确实需要一个试错的过程,李荣浩这一阶段的表现,可以被视为其艺术生涯的一次“失手”。对于音乐行业从业者,或者有志于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课”,或许可以带给我们一些宝贵的启示。


通过这次事件,我们首先可以发现,虽然营销很重要,但如果没有质量足够的作品,就开始通过营销大量聚拢用户,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精通用户传播之道的“增长黑客之父”肖恩·埃利斯也曾在著作《增长黑客》表示,在错误的节点追求增长,“非但没法把早期客户转化为忠实粉丝,反而会令他们失望,甚至使他们变成愤怒的批判者”。 


图为肖恩·埃利斯的著作


在创作层面,《要我怎么办》似乎是在追求大巧不工,四两拨千斤的境界,但效果显然不太理想,没有让大多数听众“get”到点。


这其实也是很多创作人容易掉进去的“坑”。“极简主义”和“简陋”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如果在写歌之前没有足够清晰的思路,追求“less is more"往往容易沦为一场自我感动。


写在最后


在洗脑神曲和职业偶像这类音乐产业中的当红产品相比,传统的唱作人往往更具文化底蕴,但缺乏被人一眼发现的特质,越来越难在市场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2》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虽然不乏高水准的创作大咖,但节目却一直风平浪静,没有出圈。


在当今的大环境中,一个唱作音乐人,如果不愿像高进那样完全放下身段,写洗脑神曲,又不愿将自己完全投入爱豆式商业化运作的浪潮中,压力自然是越来越大。


作为这类群体的“top级”代表,李荣浩的表现相对来说其实已经足够好了,既没有牺牲创作时间,频繁参与纯娱乐式的综艺节目,赶场商业活动,也没有明显地牺牲掉音乐品质。虽然在近来作品“过于营销”被诟病,但在编曲、混音上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水准。


音乐人雪岭洞箫声对《在一起嘛好不好》的评论


不过,越是不容易,越不能迷失,越要靠出色作品打天下。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营销确实不可或缺,但好作品才是音乐人长期发展的根本。作为一名粉丝,也衷心希望李荣浩能营销和歌曲质量两手抓,维持“鬼才形象”的同时,也能为粉丝带来更多主题深刻、值得反复聆听的佳作。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