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平资讯都知道
关注我们 登录 | 注册

主办方跑路?花3万块买了4个椰子?三亚EF电音节有点意思!

摘自:慧聪音响灯光网 |2020-07-07 15:24|作者:慧聪音响灯光网

文章摘要:现场混乱打架,保安现场驱赶DJ?主办方跑路?假野格....这种场面你有见过吗?

选择专业的个人录音、配音、录歌设备,或者专业的主播直播设备,可以直接访问音平商城网页端,或者使用音平商城app,进入音平商城。


玩直播,做录音,选设备,上【音平商城】

欢迎添加音哥微信,进入音平资讯交流群:lexiang24


现场混乱打架,保安现场驱赶DJ?主办方跑路?假野格....这种场面你有见过吗?


但它的确真实地发生在一个电音节中,还是打出「大咖云集,电音不绝于耳,来听较爱的hardstyle的曲风,或者听着trance走进一场场迷幻旋律引动的颅内高潮,传达着PLUR的精神直达快乐的彼岸。」的宣传口号,号称「2020年最值得去的蹦迪现场」的三亚EF电音节。

森海塞尔(Sennheiser) IE 40 PRO 入耳式HIFI发烧音乐耳机 有线动圈专业监听耳机 (透明色)

两年质保 随时随地享受现场演出般的聆听体验

¥1188
               

三亚EF电音节早前公布的演出阵容


7月3日,三亚EF电音节如约而至,这让那些因为疫情原因半年都无法蹦迪的Raver们如沐甘霖,许多观众甚至不惜从全国各地飞到三亚共同庆祝。但演出开始没多久,这场电音节就上演了灾难般的一幕:DJ打到一半跑路,主办方拖着一行李箱门票被警察追着跑。

此外,还有观众吐槽称,自己花了3万买的“帝王卡座”,等了半天只上了几个椰子,现场毫无秩序,工作人员也不知所踪。“酒水随意,卡座随意,杯子冰块自取。这是我玩的一场自助电音节。”


盘点三亚EF电音节三大迷惑行为:

01、EF卡座乱坐,供应假酒




网友:您这个酒,是从下水道接来的吗?卡嘛,随便坐,酒嘛,随便喝(反正是假的),头也随便下。

02、3万块买四个椰子


韩国人:椰子在中国很珍贵吗?


网友:主办方这波操作真的很迷,花3万块,只上了四个椰子的卡座。重点是,可不是黑椰子,是真椰子!


03、EF主办方跑路,DJ不知所踪



JBL T205 BT入耳式无线蓝牙耳机耳麦 运动跑步手机音乐耳塞带线控 (蓝色)

6小时续航  充电2小时  通用线控  蓝牙连接

¥299
               
网友:漏洞百出的电音节,开始前一天才出场地搭建。而最下头的是:EF主办方直接跑路,音乐节上的DJ都不知所踪!


针对这一消息,疑有参加该电音节的DJ发文表示,其实不是DJ拒绝上台,是因为保安拒绝他们上台表演。「不好意思,DJ没跑,是保安把我们赶走的,主办方人没了。」






三亚EF电音节什么来头?


根据摩天轮票务上该电音节的宣传信息,EF电音节由电音厂牌EF Disco主办,后者隶属于一家名为「夜哒人」的广州公司。经查询天眼查,夜哒人注册资本为110万人民币,注册于2020年4月14日,距离EF电音节举行时成立还不过3个月时间,甚至连EF Disco这个品牌进行商标注册的时间,也只能追溯至5月7日,且尚未通过工商审查。



同时,天眼查信息还显示,夜哒人较大的股东是一家叫微开云的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付庆雨曾被法院开出高消费限制令,就在6月18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还将微开云公示为失信公司。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微开云还遭遇过行政处罚、违约诉讼等一系列法律问题。

电音节宣传阵容有自称为工作人员的匿名网友对某自媒体爆料称,EF电音节在举办时并未获得当地政府的许可,而且本来7月2号舞台就已经搭好,结果政府一直都没同意,最后只好硬办。

从主办方不到仨月的成立时间,到它存疑的经营资质,再到其背后股东一连串的失信记录,EF电音节最终沦落为一个笑柄显然一点都不意外。从一家匆匆成立的演出厂牌,到一场筹备仓促的电音演出,再到匆忙跑路的主办方,一开始便转瞬即逝的EF电音节,注定将成为中国电音节史上最难忘的篇章之一。

国内的电音节市场什么样?

可以说,今年一场室外电音节——EF完全打破了我们对以往电音节的印象,它的违法举办也令不少行业人士感到齿寒。“该电音节将为其他正规的电音节活动带来潜在危机。”


在资本的拥趸下,中国的电子音乐场景作为新鲜事物在近几年发展迅速。因为欣赏门槛较低,电子音乐的受众比较广泛,但其中又以85和90后的年轻人居多,而这部分群体的消费潜力相对较大。



以百威风暴电音节为例,2013年该电音节在上海站吸引了高达2万人参加;2015年,该电音节总共吸引了7.5万人参加。到了2016年,5个分区共吸引近18万观众参加,带来门票、酒水和周边等收入地同时,还为举办地经济带来了增值效益。


三亚ISY电音节根据国际音乐峰会的数据,包括音乐销售、现场演出和周边产品在内的舞曲音乐行业收入在2014年增长了近40%,虽然增速自那时起有所放缓,但这个行业已是一个规模超过74亿美元的庞然大物。ISY电音节公布的数据也表明,首届ISY共拉动消费近5亿元,海棠湾主会场两天的演出吸引了超过6万名观众,参与音乐节的总人数约20万人次。


三亚ISY电音节


可这个头开得过猛,以至于大多数人没能去驾驭这种音乐风格就笨鸟先飞。导致现在大家对于电音的态度各自走及其,群体直接开始互相鄙视,整个环境乌烟瘴气。

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宏观经济的衰退以及如今挑战监管敏感神经的「EF电音节事件」的影响,对于电音节主办方来说,2020注定是难过的一年。

中国音乐正处于一滩浑水,每天都有新鲜的事物击打着池水,电音就是其中的一块大石头,当它砸向中国音乐市场的时候,泥沙自然会浑浊池水。而此时我们应该呼吁集结大家,客观冷静的面对,提高音乐人群体的水平,坚信总有一天水面会平静,泥沙会沉淀。
分享到:
留言
最新商品
最新套装